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EC天启大三角】黄昏也许预示的是一个新的开始,并不只是结束

☆Master蛋泥:

CHAPTER 20


Erik忧心忡忡的在这张椅子上坐了一整晚。


他需要时时刻刻的把注意力集中在Charles身上。在这漫长的夜里,Charles时不时的会突然大声尖叫着,颤抖着,双手乱打乱抓,喘息着流泪,还会用一种近乎发疯的声音喊他和Apocalypse的名字。就像是被异常可怕的梦魇牢牢的锁在他尚未完全恢复的意识中,令他不得不承受着极大的折磨。


“Erik!”


“Stay with me..please..!”


“Please..”


 


“En Sabah Nur…It’s your loss now!


“You never win!”


 


“No…Erik!”


“Don’t leave me alone..”


 


“我在这儿!Charles你看看我!我在这儿!我没离开你!”


Erik牢牢的抓着Charles的手,一次又一次的试图让Charles成功的区分现实和他感受到的那些可怕东西,然而他很快的发现这实在是太过困难。看Charles这糟糕的状态就可以轻易的猜到,之前Apocalypse对Charles的影响还在不停的阻挠着他,让他无法顺利的从中抽身而出。


他有些后悔把Charles从那帮学生身边带走了,至少他们中还有一个心灵感应者。面对现在这个情况,那女孩儿应该还能告诉他该怎么做。可转念一想,Erik又觉得,Charles肯定不会愿意他现在这个样子被他的学生们看到。


 


“Charles..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到我说的话,如果你能听到的话…..记住..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或者感受到了什么…不要害怕..我现在就在你身边..”


“我一直在你身边..我和你在一起..”


 


Erik决定尝试着模仿Charles对他的学生们说话时的那种温和语气,他相信他需要说一些应该是最能安慰Charles的话。虽然他对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毫无应对经验,但是在记忆深处还模模糊糊留存着Nina小时候因为做了噩梦惊醒哭闹着,Magda耐心的安慰她的那个样子。他在一边看着也就学会了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眼前的Charles应该算是做了一个更大更久的噩梦吧。


 


“Charles....我就在这儿,Apocalypse已经死了,没有什么能再威胁到你…..我不会让别人再伤害你的..”


“我会保护你的..Charles..别怕…”


“感受我的存在…Charles..我就在你身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Erik不停的安抚起了作用,在这堪称是又一种折磨的一天一夜里,Charles的脸色渐渐不再泛着预示着死亡的苍白,身体有了些温度,胸口也有了比较明显的起伏。真的谢天谢地,尽管偶尔还是有不安稳的尖叫,但Charles在这一整天里比前一晚的状态平和了许多。


 


 


“等你彻底好起来,我就跟你回你的学校。”Erik半躺在床上,挪了挪Charles好让他可以躺在他的胸口上。他莫名的想抱抱Charles,他想感受他细瘦的身体上传来的温度和他的心跳,他想告诉他,他与他同在。


这个姿势可以让他一低头就可以看见Charles还在沉睡的脸,那微微的皱着眉头轻撅着嘴的样子,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你还是这么像个孩子,Charles..真高兴你没有改变..”


“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让我给你打扫房间收拾你的那些书…我早就发现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可以睡个好觉。”


“你记得不记得你第一次帮助我成功控制力量的那个晚上?你说你特别开心然后就喝了好多好多酒,我们还醉醺醺的在草地上跳舞..你还唱歌来着…最后你实在醉的不行了,就像这样躺在我身上睡着了..”Erik靠着墙闭上了眼睛,连日紧绷的神经让他十分疲惫,又一个深夜已经到来,早就熬红了的双眼让他感觉到了来自身体的抗议。


可他仍不打算休息,毕竟Charles是如此的让人放心不下。从一开始妻子女儿的离开,Apocalypse的到来,再到Charles的重伤,尽管他真的很累,但他并不能说服自己放任还可能发生任何情况的Charles不管。


Erik一直是个执着于回忆的人,只不过他一向更喜欢用未来的行动弥补回忆里的遗憾。


“你一直在笑,你说你为我感到高兴…”


“可是后来你在哭..还在叹气…你吓坏我了…说真的,当时我真的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一次都不想伤害你…我真的怕我做了什么让你感受到了痛苦..”


“可是我偏偏总是在伤害你..”


“后来我总是想做些弥补,可我越想弥补越是在做错的事..Charles..我越来越觉得我很可笑…我总以为我无所不能,理想和你,我以为我都能得到..”


“你看你..Charles..你居然有能力让我说出这些话..”


Erik有些茫然了,思绪开始散开,飘到了很远很远。这二十年来他和Charles的纠葛并不能简简单单的就靠几句话说完。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他总是不得不在等待中度过每分每秒。这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难耐的空洞。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试着修补这个大洞,用一些人和事,甚至还为此得到了十年的牢狱之灾。


可是不管怎么做都无济于事。


“也许…你的真正能力是拯救我……”


 


 






“我不知道我居然有这种能力,我的朋友。”


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熟悉的音调毫无预兆的响起,Erik一时竟有些不敢睁开眼睛。他能感觉到原本躺在自己胸口上的重量慢慢的消失,接着,是床体的颤动,然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盖住了自己的脸。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Erik。”














【我只是不想让天启老师就那么狗带才带了名字出场嘛】



评论

热度(93)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Master蛋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