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宫禁(第一回)

小古小骨:

  韦小宝一身囚衣瘫坐在天牢的干草地上。


  现已至下半夜,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牢房外闪烁的灯火,才显示出一点时间正在流动的痕迹。


  韦小宝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噩梦袭来他却没法醒。


  可如果是梦,他为什么那么痛,就算是掏心挖肺也远不及此时的痛楚。


  韦小宝倒下身,蜷缩在干草上,只觉得心口阵阵抽痛。


  他自幼怕疼,不喜劳累,不愿吃苦。少时身份低下自然人人欺辱,他变着法卖乖耍赖想尽一切办法偷懒,别人骂他打他针对他,时间久了就习惯、麻木了。


  后来入宫,他就好像麻雀变了凤凰,虽是冒着生命危险,但好处也是多多。


  他混混沌沌、左右逢源这么久,真正在乎的并不多。连那七个老婆,他以为只有双儿是特别的,却没想到双儿从一开始接近自己就是有目的的。


  韦小宝以为自己多少会心酸,会怨恨,可他却真的不怪双儿,就如当初方怡骗他去神龙岛,差点连命都丢了,他也从来没有真正怨过方怡。


  因为她们也是不得已,而自己也不是那么的在乎。


  宽容、谅解,可能是因为爱,也可能是因为,无所谓。


  双儿或许比其他老婆重要,但却有个前提,她是全心全意对自己的。他韦小宝从来都不做亏本的买卖,向来只有他占别人便宜,断然没有让其他人占他便宜的道理。


  这些只对一个人例外。


  而双儿,即便她有了异心,他还是会原谅,只是在心中的地位降了降,变得不那么重要罢了。


  双儿的面容在眼前划过,韦小宝无心去顾及她是否安好。另一个人的影子充斥在整个脑海,延至心肺,深入骨髓。


  疼,似万箭穿心。韦小宝绷紧身子蜷成团,双脚蹬的草垫乱成一堆。


  他恨!却也痛,自己尚且如此,那个人是不是比自己更痛苦!


  第一次,韦小宝不求对方有多多的喜爱自己,反而希望那人并不是那么在乎自己。


  哽咽不已,压抑着的哭声在昏暗潮湿的监牢中传出,韦小宝常哭,却没有哪一次如现在这样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以前听说书,看戏本,觉得生死相许、殉情变蝴蝶是件极其好笑的事情,这世上,还真有人离了谁活不了的?至少他韦小宝绝对不会做那呆瓜、笨蛋。 


  可他现在就是个笨蛋,大笨蛋!大大的乌龟王八蛋!


  贼老天给了他无往不利、逢凶化吉的运道,却也让他遇见了师父和皇上。脚踏两只船,一开始就不是他自愿踩的。


  他阴差阳错认识了小皇帝,他被逼无奈加入了天地会。


  韦小宝惫懒散漫,这一世认真的时候极少。绝大部分都用在了一个人身上。认真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恐慌。


  他曾经因为那个人极度的欢喜,全天下的金银财宝、美貌娇娘,也比不上对方眉眼一笑。早些年胡思乱想,觉得幸好是小玄子做了皇帝,那人能做明君。如果自己做了皇帝,定然和那纣王、周幽王一样,祸什么国什么民了。


  是啊,小玄子是皇上。


  皇上也是小玄子,他们一起长大。他见他威严渐深,见他运筹帷幄。自己每见他一次便觉两人亲昵之意减一分。


  怎么会不在意。只是自欺欺人。


  “清明”“扫墓”那可笑的伎俩,如果那时候自己就被揭穿,皇上定然不会……


  现在他只能痛哭。




  康熙看完康亲王呈上的那封告密信时,第一个念头是可笑。


  可笑,小桂子怎么可能是天地会的乱党!还是什么青木堂香主?!可笑!可笑之极!


  但那念头闪过,意识到或许存在这种可能,即便只有万人之一、万万人之一,康熙都觉得愤怒,就算是那么一点的可能他也不能容忍。


  心中虽已有了恼意,但康熙一向善于控制情绪。便对康亲王说自己会亲自调查,这事他不用管了。


  想要知道真相,康熙有很多种办法,而他并不想让自己怀疑小桂子。他知道对方对自己忠心耿耿,多次舍命相救的情谊,世上能有几人?


  韦小宝是特别的,世上千千万万人,谁都可能背叛他,只有这个人不可能!


  只有他绝对不可能!


  所以不需要拐弯抹角,不需要用心力谋划算计。“小宝,你当那么大的官,不知会不会带头来反朕呢?”


  “把鞋子脱了,让朕看看你的脚底。”


  康熙说的一派轻松,韦小宝却迟疑了。见他推三阻四康熙心中不详的感觉忽然间冒了出来。


  “脱!”


  当看到清明那两个字的时候,康熙觉得心都凉了。


  可笑,的确可笑。可笑的难不成竟是自己!


  一瞬间,从两人少时相遇到如今,一桩桩一件件所有的事情,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阴谋诡计,所有一切原来都是有目的的!康熙觉得自己恨得想杀了他。不是因为反贼,而是因为背叛。


  “你要是现在不脱,朕马上让你去见阎王!”


  韦小宝眼神闪烁,终于把另一只脚抬了起来。


  康熙却“噗嗤”笑出了声,瞬间放下了心头大石,这样的大起大落,他竟觉得此番情形不亚于当初刺杀鳌拜之时。康熙掩饰般调侃了韦小宝几句,见对方睁大了眼正瞧着自己,那眉眼已经张开,是个俊秀俏儿郎。


  这些年,他们都已经长大了。


  那么熟悉,却又带着一丝陌生的情绪。


  明明陌生却又带着抹化不开的吸引。


  韦小宝在他的生命中越来越重要,可什么时候起居然能让他移不开眼了?


  “小宝,你刚才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康熙看着还坐在台阶上的韦小宝,倾身靠近压着对方的肩膀说道:“只是清明扫墓四个字,你不爽快点脱了,这般装腔作势的,演得不错啊。”


  韦小宝嘿嘿笑了,“谁让皇上你莫名其妙的要我脱鞋,看,看脚底……那不是……”


  “那不是……”见韦小宝低头,康熙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不是什么?”


  韦小宝被皇帝居高临下罩着,浑身上下都觉得别扭,但更让他不自在的是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那些说词本来是没什么意思的。可韦小宝觉得这话在此时此地自己不宜说出口,但脑子却管不住嘴了。“奴才看到戏文里,小伙子脱了姑娘的鞋,看了对方的脚,便要结成夫妇。”


  这话一说出口,两人都愣住了。


  韦小宝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轻咬嘴角,却不想他这个动作引得身前之人气血上涌。康熙忽然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结成夫妇……”康熙俯身贴近顺着刚才的话头接口,幽幽问道:“谁和谁结成夫妇?”


  “你和我吗?”康熙那话带着一丝轻笑,还夹杂了一抹说不出的情绪。


  “皇……”韦小宝的话还没有出口,嘴唇就被另一个人咬住了。“唔呜……”他发不出声音,用力挣扎了几下,反而整个人被压在了台阶上。


  口腔被侵入,舌尖缠绕,舔舐啃咬,没多久韦小宝轻哼了几声就不再反抗了。


  这样的情形,他从来没有想过,却并不讨厌,隐隐还有一种朦胧的期盼。


  康熙放开抬着他下巴的手,双掌下移带了丝急躁地解开他的衣襟,且在韦小宝耳边不住亲吻,说道:“刚脱了,正好,现在不用穿着。”


  “小,小玄子……”韦小宝喘着气,配合着再没有做任何反抗。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始于一个意外,后来韦小宝才知晓有个词可以形容当时的情况。他们那是“情不自禁”。


  而自那次起,康熙便断了对韦小宝的怀疑,全心全意的相信的他。宠得那人肆无忌惮,人人都知他是皇帝跟前第一大红人。




------------


ps:这篇是新版鹿鼎记同人,基本所有情节都是按14版的剧情来展开的。


相信大家对这版高能的结尾都很有怨念,那我们不如换个角度来看看。此文,送给所有不满最后几集的GNM~


之前都没在lofter混过,第一次发文各种抓瞎!请大家多多支持-3-



评论

热度(76)

  1. 隔壁的小围观群众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
  2.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