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宫禁(第七回)

心理活动太棒

小古小骨:

  韦小宝觉得后颈湿漉漉的,猛然间有种要被野兽咬断脖子的错觉,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皇上!”康熙的情况有些不对,这种背对着无法看清对方神情的体位让他心里没底。


  “恩。”康熙鼻子冷哼了一下,抱着对方不让他多动弹。


  “小桂子,你说你想忠义都两全。在脚底刻了字是对天地会讲义,那你用什么来对朕讲忠,更要用什么对我讲爱。”康熙的声音并不大,但韦小宝此刻已经明白,皇上这是要跟他秋后算账了!


  韦小宝估摸着现在自己说什么也没用,配合皇上让他消消气,应该就能好说话一点吧?


  “小玄子说什么就是什么。”韦小宝应着,在这当口最先想着的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皇上动了下手臂,韦小宝见他拿出一支毛笔,然后就觉胸口凉飕飕的。左胸心口处,被归辛树打了掌正疼着呢。“我在这写三个字,你猜猜是什么?”


  康熙写的并不快,可韦小宝大字不认识几个,要他这么猜字怕是难上加难!


  “不用急,可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康熙这么说,韦小宝反而更急了。那十二尊大炮正对着他的伯爵府,等到晚上府中所有人都聚到一处,定然全都会被炸的稀巴烂。


  那毛笔沾了水,却并非墨汁,只是浅浅地留有印迹。那三个字康熙不厌其烦反复写了多次,韦小宝凝神静气终于猜了出来。“皇上,那三个字是小玄子。”小玄子那三个字,他之前让张勇进宫报信时画过一遍,只是中间的“玄”字不大会写。


  康熙听他这么说停了笔,点点心口,“你的忠心想怎么表示?也在这刻字?就刻刚才那三个字怎么样。”


  他这么说韦小宝可被吓了一跳!你爷爷的,刻在这,老子还不痛死!这么想着便觉心口更疼了,“小玄子不用在这刻字,早就有了,那三个字,都刻在心上了!”


  “早有了?”康熙的语调中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我看未必。”


  “皇上,小桂子满心都是你,连人……连人都是你的!”脸皮千丈厚的韦小宝居然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给羞着了。


  康熙盯着他神情淡然,韦小宝这话虽说他听了是有那么一丝的愉悦,但更多的却是让自己狠下心来漠视。说的再好听,天地会他还是不会去灭。


  “是啊!人是我的。得不到心,也只能得到人了。”康熙说着手中的动作继续,这一次他不止是在胸口写着。沾着透明汁液的毛笔,从脖颈往下每一寸肌肤,反反复复都被那三个个占满,一遍不够,反复覆盖之。


  康熙的话韦小宝想反驳,可他知道此时自己的确没办法保证。


  直到前胸、背部写了数十遍,柔顺舒卷的笔尖带着湿意划向尾骨,韦小宝满脸通红,这最后一条亵裤总不要脱了吧。


  虽然韦小宝和皇上做过不少次亲密的事情,可从来没有哪一次对方穿得整整齐齐,而他连条底裤都没得穿。“皇、皇上?!”


  “不是说人都是我的吗?”康熙抬起身旁之人的下巴,两人面对着面,他眉眼在笑,可韦小宝却没办法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丝毫喜悦之情。


  韦小宝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一狠心,想自己先把裤衩脱了。


  可他想脱,康熙却不允许。


  浸湿了的笔尖从他尾骨划下,却没往他裤子里钻,韦小宝微微放下心。不想他放心的太早,难堪的事还在后面。


  一遍接着一遍,沾水的毛笔字写在纯白的底裤上。水滞越积越多很快就浸湿了一片,那感觉像是尿了裤子。“小玄子!”韦小宝觉得自己又快哭了,他自幼被人欺辱,在建宁那更是捆绑、鞭打,花样繁多。可从没有哪次能这么强烈地激起他的羞耻心,而皇上还没做什么,仅仅写了几笔,就已经把他……


  “小玄子让我把裤子脱了吧。”他说着上半身紧靠在康熙身上,韦小宝贴过去对嘴亲了两下,没让对方有机会开口反对,手下更是动作迅速,康熙抬眼一瞧,白花花的两片已经露在自己面前了。


  康熙没说什么继续沾水写着,从后腰往下,连屁股尾缝都没有放过。


  皇帝亲笔御章写的极其专注。


  翻身从脚背往上,小腿至大腿根,最中间那片黑色毛发中已经战战兢兢立起玉柱。


  康熙笔下不停,连上面也涂抹着写了几遍。


  而唯一没有写字的地方只有脚底两处!


  “皇、皇上……”相比康熙的清冷镇定,韦小宝早已经忍不住了,下身凄凄泣泣似乎要喷薄着哭出来!“小玄子,小玄子。”双手被制住不准安抚,韦小宝只能乖觉装委屈,让皇上赶紧放过自己。


  “我刚才教的字学会了吗?”康熙把白玉狼毫搁在了笔架上,撩着下摆侧身坐着,像是刚刚御笔批阅了奏折,间隙搁笔停顿一下而已。


  “学,学会了,学会了。”韦小宝喘着气,忍受着欲发而不能的痛苦。


  “既然名字已经学会写了,那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密折。”康熙似是丝毫不受影响,他拿起之前扔在一旁的那一道。“鳌拜被囚于康亲王府冰窖内,天地会众人至康亲王府准备斩杀鳌拜,为其青木堂反贼尹小龙报仇。不想遇到鳌拜之义子义女前来劫囚,加之康亲王府侍卫,三方打斗乱成一团。而韦小宝人小力弱,易被众人忽视,鳌拜身受重伤,已精疲力竭,最后竟被其斩首杀死。天地会众兄弟见鳌拜已死,便擒住韦小宝做为人质逃离康亲王府。后因韦小宝斩杀鳌拜,加之其拜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为师,被推举为新任青木堂香主。”


  短短两行字,内容惊心动魄,听者更是惊心动魄。韦小宝原本激起的欲望,让这冷汗一出完全歇了心思。


  康熙把刚读的这篇折子放在身边,另拿起一道折子,读道:“韦小宝不愿加入天地会,双方僵持,陈总舵主为其解毒后,他曾想偷偷溜走却又被堵了回来。这时韦小宝其母入京寻访,寻至天地会暗桩,后经查证,令其母子相认,为了母亲韦春花和自己的安危,韦小宝半推半就半强迫地做了天地会青木堂香主。”


  康熙的声音低沉浑厚十分耐人寻味,早些时候韦小宝自然是喜欢听他说话的,可如今这种境地,他觉得对方每一句都意味深长,每一个字寒风刺骨。想着便觉一身冷颤,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


  “这些字要你全认得,短时间内是不大可能。不过,这事不急。”康熙把折子扔在刚读过的那一道密折面上,他左手手肘搁在膝盖上,屈指撑着下巴,随即伸出右手轻指韦小宝心口。“我们每次学一点,多学几次,总能学会的。”


  “皇上……”饶是韦小宝再怎么会说话,遇上这事他也有些语塞。“小桂子可以不做大官,连小官也可以不做,所以字也不要认那么多。只要能跟在皇上身边就行了。”


  “什么官都不做,却要留在我身边?”康熙笑看他说道:“真想做太监?”


  “皇上明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韦小宝觉得冷想拉毯子盖一下,脑子瞬间一闪念,便倾身靠近康熙,“小玄子,我有些冷了。”


  康熙盯着他看了一眼,随即笑了笑说道:“行了行了,别装。”


  嘴上这么说着,却把人拉入怀,又在外裹了床薄毯。


  “小玄子……”韦小宝乖觉低头入怀,靠上康熙的肩膀时他不受控制地哭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了?”康熙觉得脖子上湿漉漉的就发现怀中人已经哭大发了。猛然间他鼻子一酸,也有流泪的冲动,可还是忍住了。捧着韦小宝的脸颊他轻轻擦拭,细细亲吻舔舐干净。“只要你对我有心,以后都不会再哭了。”


  “奴才,我的心中满满都是。皇上自己不信。”韦小宝觉得委屈。他自懂事起,人人欺辱,委屈的事情数不胜数,可他那样的身份,他妈韦春花是给他添委屈的人,而不是会怜爱疼惜护着他的人。


  他今生遇见的唯一一个会护着自己,宠爱自己的,却是他最对不起的人。


  “小桂子,信不信,不是嘴上说的。是看你怎么做的。”康熙认识他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韦小宝平时为人如何他再清楚不过了。


  康熙八岁登基,所学最紧要的便是那帝王之术,驭人掌权,运筹帷幄,精于计算,又怎么会看不透人心。


  他所要的真心太纯粹,所以才不容许有任何人事与之分享。




-----------


ps:


不是我不想写xxoo,前戏辣么长!!!xxoo叉的是感情啊,是爱啊!所以必须有各种心理活动,各种纠结,各种play!


其实这章我写的很辛苦,两人那种复杂的感觉要写出来啊!



评论

热度(64)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
    心理活动太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