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变局(四)

小古小骨:

  江南绿树如荫、风景秀丽,古诗词中多有描写景色、歌颂情怀的语句。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康熙登高望远看着眼前的景色说道:“这是唐代诗人韦庄所写的菩萨蛮。小桂子多次返乡可有什么感想?”


  站在高塔上极目远眺的正是易容之后的君臣两人,韦小宝看着幼年熟悉的景物,怎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听皇上这么问,便回道:“诗词奴才是不懂的,不过这诗人也姓韦,保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原来我祖上也有文采极好的。只是他还乡怎么会和菩萨有关系?难道是求一路回来路上顺利,保平安的?”


  韦小宝有些疑惑,康熙不由自主勾起了嘴角,“想要你还乡断肠怕是极难。你娘可有想念她。”知韦小宝肚里没什么墨水康熙便与他说大白话。


  “有时也会想一想,不过她儿子大了,总要出来闯一闯。我之前塞给她不少银票,应该足够用了。”韦小宝看着眼前很是陌生的那张脸,说道:“当初斩首后,奴才不是还得了皇上的恩典请人画图送了份家书回去。”


  康熙似乎在想什么没接话,韦小宝心头思绪翻了翻,问道:“小玄子,奴才真的就一直这么死了么?还能不能活过来?”要说当初他入宫做了假太监,后来皇上知晓了便寻了借口,说他是为了擒鳌拜奉旨入宫做太监的。而这次,他反倒是真的奉旨假死的?总要找个机会让他活过来。


  康熙也知他身份不明,做事多有不便。不过……他也有他的考虑。


  “当初让你假死,是为了查明鹿鼎山密谋宝藏之人,虽说现在已有了些眉目,但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幕后之人到底是谁还没有头绪。此事我在明,敌人在暗,你在一旁可做一枚暗棋。”听皇上这话,这事没做了断之前自己是没办法恢复原身了。韦小宝这么想着,也算有了些盼头。


  康熙不让韦小宝“活”过来,这自是其中一个缘由。另外,他也考虑到天地会、沐王府等反贼和韦小宝的联系。


  死了,自是断了干系。


  等活过来,又多有牵扯。


  此事康熙断然不允许,但他也了解韦小宝其人。逼着他,反而无用,自己又不忍心真把他砍了。


  不如就这么耗几年,等时间长了。看看还有几个人记着他韦小宝?就算有,隔了那么多年感情也淡了,而他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如此一想,康熙便觉自己这次大大占了一次上风,可等他回神不由有些苦闷。他贵为天子,如今鳌拜已除,三藩已灭,大权在握,却为何总对这人事事退让,这会儿竟因自己在他心中比天地会等逆贼占多了分量而沾沾自喜起来?


  康熙一直都知道自己很看重韦小宝,少年不知身份时平等的相待,后来君臣联手里外合作多有建树,太后、父皇等机密要事桩桩件件也是他去办的。


  他信他,投入了过多的感情,以至于最后知道对方是天地会反贼,仍留着不忍杀他。


  只要确定,那人没有谋逆之心,没有真正对不起他。


  康熙隐隐明白了一些,却没让自己去细想,有些事暂且顺其自然比较好。


  “那些人既然打了宝藏的主意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只要有动作自然会露出马脚。”康熙看着他笑道:“小桂子你福运通神,要化解这事也不难。”


  韦小宝虽知皇上那是说笑,却也不想对方竟也拍起自己的马屁,连忙道:“是皇……小玄子你英明之极,什么之中这么之外,小桂子断然不及的。”出门在外,换了身份他不便再喊皇上,自然都用小玄子做称呼。


  康熙笑看他一眼,转身从楼梯口入,拾阶而下。


  韦小宝在身后跟着,两人很快从入口出来了。匿藏的暗卫见人出来,也跟着有了行动。


  皇帝南巡,自是有不少官员侍卫跟着,走到哪都需时时防着护着,他能做的能看的事虽多,但更多的事皇上看不得听不得。


  所以他才和韦小宝一起换了摸样出来走走。


  此次南巡康熙途径不少地方,自己统治下的大好河山当然需好好看看。百姓生活,黄河水患等都是他需要关心的大事。


  康熙早有谕令,要求各地官府开设粥厂,赈济贫苦百姓,本为抚恤小民之意,但沿途看来,经管各官都视为虚文。为此皇上大发雷霆,众官员战战兢兢唯恐自己不小心冒头做了枪头鸟。


  “皇上您消消气。”回了书房韦小宝便端着参茶、糕点让康熙先填肚子。


  “一群徇私舞弊、上行下效的混账东西!”康熙摔了折子,猛喝了口茶。康熙大为生气,自然不仅仅是开设粥厂一事。但以小见大,这等小事下面的人都敢违逆,其他的事,真出了大事!他们还有几个真能奉旨行事!


  “皇上,有贪官,自然也有为民做事、为君分忧的好官,清官升官赏银子,贪官贬职抄家就是了。”康熙听他这么说,也知这理,不过官场中人际关系盘根错节,大部分人也不是轻易能用清官和贪官一词就能定义的。


  不过就算是杀鸡儆猴的形式也需做到位,皇权甚威,生杀予夺。不由得他们不怕。


  真要他动手,也就他身边这小子敢欺君罔上,拿着小命和自己赌。


  韦小宝见皇上气消了点,倾身问道:“今儿个,我们还出去吗?”


  先前他们带了人皮面具,扮装出去过两次,对韦小宝来说那事好玩的紧,时时念着盼着,比之以前和小玄子不见不散的约会还让他激动万分。


  康熙思量了下,便准备和韦小宝出去。


  两人换了质地普通的袍子,市集逛了一圈就进了附近的酒楼。寻了张靠窗的桌子,坐好后韦小宝唤了小二,点了几道小菜。


  两人正说着话,楼梯口忽然上来一群人,五六个汉子短装结束。小二哥自是识得他们,从后面急急跟着跑了上来。喊道:“客官,众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我们不吃东西,我们来找人!”其中一位虬髯大汉推开店小二,他环顾四周没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便自行推开包厢,终于找到了那对头。


  “你这贼人!先前打伤了我们兄弟,就躲到这来逍遥了!”那大汉呵斥一声,便听到“啪”的一声桌子似乎裂了。


  里面动静很大,韦小宝坐在外头什么都看不到。他低声和康熙说道:“那些人是盐枭。”


  沿河一带多有买卖私盐的贩子,虽然官府明令禁止,但倒买倒卖的依旧不少。平日里大家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会儿似乎有人惹出事了。


  康熙自是知道这些人,也没当回事。


  忽然砰的一声,一个汉子被打了出来,二楼吃饭的客人跑了一半。


  “贼小子,王八蛋,别以为身上有些功夫就多管闲事,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啊!”最早进去的那虬髯大汉叫骂着退了出来。


  韦小宝定神往那一看,心里一沉,暗道:“糟糕。”


  把那些大汉丢出来的,不是别人,是韦小宝的老相识。他老婆曾柔的表哥司徒鹤,真算起来也是韦小宝的大舅子。


  “你们贩卖私盐不为过,只是缺斤少两的欺骗百姓钱财。怎得让我瞧见了,还不能教训一下。”


  “你少管闲事!”说着又有人扑了上去。


  以司徒鹤的武功对付几个盐枭自然没问题,那大汉被踹了一下从楼梯滚了下去。很快这混战打着打着就远去了。


  韦小宝心有余悸,见人走了暗自庆幸,决定自己啥事都不管。


  韦小宝这边心思活动了一番,康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等两人吃完了,便结账出了酒楼。


  两人沿街逛着,路过一条小巷,四周一派农家闲时的美好景象。


  康熙正说着什么,忽然不远处一群人追着跑了过来。跑在最前面那个有些狼狈,快到跟前时,便能看清那人正是刚才酒楼中把盐枭打出去的青年。


  韦小宝瞧着人过来,心想:自己这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后面追赶的盐枭一众十数人,韦小宝细细看了看,发现其中还有几个是会武功的。而那司徒鹤虽然会武功,但也不怎么高明,这一番对上怕是要吃亏了。


  司徒鹤全身挂了彩,被逼到了死胡同。瞧着眼前誓不罢休的盐枭们,暗想自己这无缘无故的,可别交代在这里。他这么想着,就见有人冲了过来,拉着他就跑。


  盐枭们自然跟着紧追不舍。


  韦小宝和皇上在一起,本不该多生事端。但他也不能真见死不救,皇上的安危他当然会顾及,何况他们四周还有暗卫保护,皇上理应没什么危险。


  韦小宝引着人往康熙所在的另一个方向跑,原本他只要使出“神行百变”,很快就能逃离那些人的追赶。但这门功知道他会的人不少,未免他人怀疑韦小宝没用上。


  “兄弟,前面拐弯。”韦小宝让司徒鹤跑在前面,见他拐进了一个胡同,自己站在一处死角除了身后那群人没人看得见他。


  韦小宝这时迅速回头,他打开机关用了“含沙射影”,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跑在最前面的那几个人倒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


  这下子盐枭们都傻了,韦小宝乘机赶紧开溜。


  等追着的那些人回神,想追却又不敢去追了。


  而司徒鹤跑远回头时,已找不到他那位救命恩人。后来他一打听,只知那群盐枭好几个人受了重伤,至于那位恩人似乎是个善使暗器的高手!?


  韦小宝的“含沙射影”当初是庄家少奶奶所赠,除了杀风际中时用过一次,后来再没用过,知道这暗器的人少之又少,连天地会的兄弟也都不知道,所以韦小宝救人没有用“神行百变”选择了“含沙射影”。


  只是这么一来,皇上便知道了他有这么个暗器。


  康熙知道庄允城明史一案,对“含沙射影”的由来也没说什么。“小玄子,这暗器我只和你出来的时候才带在身上。”除了宫中侍卫,韦小宝这等时刻侍奉皇上左右之人,居然敢携带这么危险的暗器!


  如是其他人,怕是早下狱了。


  “你为何要救那人?”康熙问道。


  “我,我看那人给百姓出头,也算个英雄好汉。不能让那帮歹人欺负了。”韦小宝说着心里有些忐忑。


  康熙倒是没再说什么。韦小宝识趣,他也不需要事事逼着,真要知道什么,他也不怕查不到。


  君臣两人越走越远,而那拐角处,受伤的盐枭早让人搀扶着离开没了踪影。


  此时,一位瘦小的老者,站在了韦小宝所站之地,那人眼神阴暗。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评论

热度(21)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