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七伤之爱(完)

小古小骨:

  韦小宝在回宫之前他在天桥买了一串糖葫芦,他本来是准备买两串的,不过后来一想小玄子那家伙是皇帝自己买给他这个是不是太寒碜了些。算了,他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出宫去了,他现在可还是个太监,是不能私自出宫的。


  韦小宝一路晃回了宫。刚进宫没多久就听人说小皇帝遇刺受伤了。


  “……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韦小宝一把抓过身旁路过的小太监急吼道。


  “桂公公!”那小太监一看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桂公公,连忙开口答道:“今儿个早上皇上刚下朝,在回上书房的途中突然就窜出了一个刺客,当时情况突然,在御前侍卫都还没反应过来时那刺客就已经刺伤了皇上。”


  韦小宝忙问道:“那皇上的伤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小太监低头答道:“太医已经看过了,听说不过是受了些小伤没什么大碍。”


  韦小宝一听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接着问道:“那刺客呢?抓住了吗?”


  “回桂公公,那刺客武艺高强,众侍卫那时没能抓住他。现在整个皇城内的御林军都已经出动在到处巡查呢。”韦小宝一听皱了下眉,那是大大不好的感觉。“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韦小宝急急忙忙地跑去了上书房,不管怎样他还是要亲自去看一看才安心。


  韦小宝进了上书房,整个殿内除了闪动着的红烛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


  “小桂子,拜见皇上。”韦小宝的声音在偌大的殿内显得特别的响亮。


  上座的康熙这才抬头。“起吧。”“你们都下去。”


  “是,皇上。”一旁伺候的太监们鱼贯而出,接着大门就被关上了。


  “皇上。”韦小宝站直身子担心地看着他。


  “你过来。”康熙挥手让他过去。


  韦小宝一呆,没动身。“你的好朋友小玄子受伤了,你还不过来看看他。”康熙玩笑地说着却不觉皱了下眉。韦小宝立马上前。“你伤的重不重。”


  康熙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头,“伤是不重。不过,我怕自己活不长了。”


  “什么!”韦小宝大惊,“太医不是说没什么大碍的吗?”


  康熙抓着他的手不由一紧。“这是我让太医这么说的,现在时局不稳不能让我中毒的消息传出去。”


  “你中毒了!”


  “中了什么毒?”


  “不知道,反正太医院的人都解不了。”康熙转头看着远处的烛火说道,“我想自己大概是没多长的时间了。”


  韦小宝盯着康熙的侧脸,见他额头隐隐的泛出一层汗水。他是不是很痛苦,韦小宝这么一想自己不觉也心痛起来。“这……真的没有办法。”


  康熙见他这么着急勾着嘴角笑了笑。“也不是没有,只要能抓住刺客大概就能拿到解药了。不过他们那帮废物我也不能太指望了。”“那小玄子有抓那刺客的办法吗?”韦小宝急忙问道。康熙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韦小宝抓着他的手也紧了紧。“那刺客就一个人?”


  “是的,一定是他在宫中还有内应,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找到他。”纵使他是帝王可也是凡人之躯,这毒自也能要了他的命。他大清江山的根基还没有扎稳,国内隐患重重难道他就要这么去了。他的皇位继承人还没有定,他的皇子还不过是个哇哇待哺的稚儿。难道天要亡他们大清,想他的皇祖母已经历经了三代的帝王难道还要让她接着抚育第四代。康熙的心情变的异常的凝重,他的生死无关紧要,他所担心的是他的死对大清王朝的影响。


  康熙看着泪眼婆娑的小桂子不由万分的感慨,他是难得的会真的仅仅为他身为小玄子的自己而感到悲伤的人了。“好了,大丈夫怎么能这么哭哭啼啼的,太医说还能拖几个月的。说不定到时会有什么奇迹出现,我现在还好好的在这的。”康熙安慰着小桂子说道。


  “说真的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你。”康熙没来由的这么说道。


  韦小宝哭的更厉害了。“小玄子,我不要你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好了,我知道你也舍不得我。不过没关系,就算我不在了,我也会和太后说一声,让你跟着她,你还是御膳房的大总管。”


  韦小宝抹了下眼泪:“我才不要做什么大总管,我只要小玄子。”


  康熙心头一暖,侧身抱住了他。“好、好。小玄子能交到小桂子这个朋友是他最大的福气。”


  “小玄子。”韦小宝被康熙搂着没有再哭。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要找出那刺客,为小玄子解了毒。


  康熙放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你的心意我知道,只要有小桂子这个好朋友在,我是不会这么快倒下的。你也下去吧,我还有很多政事要处理。”如果他不在了,他的江山要怎么才能守住,他要把他的后事都安排好了。


  “奴才先行告退。”韦小宝打了个千出了上书房,他慢慢的向着他的住所走去。


  是谁刺伤了小皇帝?是天地会的人?不可能他今天才去了天地会,如果他们有什么行动他不可能不知道。难道又是沐王府的人卷土重来?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敢单独前来行刺的那么这个刺客的武功一定很高。既然他是一个人,那么肯定是对皇宫万分熟悉的人。在那些反清的人中有这样的人吗?难道还有其他的反清复明的人也混在这皇宫之中。他明天出去后一定要向青木堂的人打听清楚了。


  那时的韦小宝才刚刚意识到那些口中说着“反清复明”的同伴们,当他们真正对小玄子的生命产生威胁的时候,他内心所产生的那种深深的恐惧……


  韦小宝心不在焉地走着,突然在花园的拐角处他被一黑影捂住了嘴。他心叫不好,但是那时已经来不及了,很快他就给拉进了旁边的假山石中。


  “是我。”韦小宝正要挣扎就听耳畔有人这么对他说道。


  这声音,韦小宝一怔那人也松开了手。


  “陶姑姑。”来人正是明朝长平公主的丫头陶宫娥,之前韦小宝曾经救过她,所以她很是喜欢他这个小滑头,还和他以姑侄相称。韦小宝看她神情紧张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把我拉到这来?”


  陶宫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今儿个我刚刺杀了康熙,这里的御前侍卫们可都是在找我的。”韦小宝这一惊可是不小,“是你!”“原来是你刺伤了小皇帝。”


  “是的。”明亡后,陶宫娥依旧对故主忠心耿耿,她蛰伏在宫中多年,就是为了伺机报仇。没想到她今天终于达成心愿了。


  陶宫娥显然没有注意到韦小宝那复杂的神情,她接着对韦小宝说道:“虽然皇帝不过是受了些小伤,但是那匕首上可是被我淬了毒的,那毒是我从前朝的一位太医那求来的,现在无人能解。而那皇帝虽对外宣称是无碍,但是我知道他是必死无疑的。我想我现在已经不必要在呆在宫里了,不过这几天查的紧我想等几天应该能混出去。”


  韦小宝心凉了半截。但是却又无比的激动,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小皇帝的毒是谁下的,那他要拿到解药就容易的多了。


  韦小宝焦急地说道:“陶姑姑现在皇宫内各关口查的都很紧,你怕是很难出去了。”


  陶宫娥皱了下眉。“没关系就算是被抓到了那又如何,只要能为主子报仇我这条命去了便去了。”


  “姑姑,你不能这么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宫去的。不过……”韦小宝迟疑着。


  陶宫娥见韦小宝为他担心心里一暖,“我知道你现在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不过,我想如果让他知道你和我这个刺客在一起,你的小命可是保不住了,所以你不必为我冒险。”


  “我自有办法让你出宫去,不过你刺杀皇上的匕首你还放在身上吗?”韦小宝问道。


  陶宫娥一听便知道他的意思。“匕首当然在我的身上,这是前朝的事物自是不能乱扔的。”


  韦小宝见她从怀里拿出了匕首忙道,“你把匕首给我,我想办法帮你找个替死鬼,这样你就能顺利的出宫了。”陶姑姑是前朝的宫女如果仍让她留在宫内,今后有危险的不止是她自己还有小皇帝。这次他或许还能救他,下次他不希望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陶宫娥对韦小宝极是信任,听他这么说连忙道:“你说的这个办法确是不错。”说着就把手中的匕首递给了他。


  韦小宝接了过来,他拔出匕首看了看。“这是前朝的事物?从哪可以看出来的?”说完他便伸手摸了上去。


  “小……”陶宫娥“小心”二字还没说出口韦小宝就已经见血了。只听他说道:“这匕首这么锋利?可不比我的差。”说着他还特意把自己的匕首拿出来让陶宫娥看了看。


  陶宫娥看了一眼,她当然知道那匕首是个宝贝。“小宝,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匕首上有毒你还乱摸。”


  “有毒!?”韦小宝假装万分的吃惊,接着就露出害怕的神情。“我还以为你既然都敢一直贴身带在身上,这匕首上的毒你一定已经消掉了!这可怎么办?死了、死了,难道我真的也要死了!”


  陶宫娥安慰道:“傻孩子,既然是我下的毒,我当然也有解药的啊。”说着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她打开了纸包里面有一刻指甲大的灰褐色的药丸。“快赶紧把他吃了,这毒虽说不是马上就会发作的,可拖长了不好。”


  韦小宝拿去那丸子一口吐了下去。接着拍着胸口后怕地说道:“还好有解药,要不我韦小宝的小命可要这么糊里糊涂的给送了。”


  “吃了解药就行了,那皇帝即便是有太医帮着拖着也活不长久了。”陶宫娥说道,“虽然我出宫了就不能亲眼看到大清的皇帝驾崩,不过能达成我多年的心愿也不枉我在宫中潜伏多年。”


  “陶姑姑现在最好还是先想办法离开皇宫为好。”韦小宝当然想让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早早离开小皇帝,离的越远越好。“我和御前侍卫的交情都不错,他们看我的面子一定会让你离开的。”


  陶宫娥叹了口气,她在宫中多年已经很久没遇到会这么关心她的人了。“小宝,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可能会拖累你的,真的不行的话,就不用勉强了。”


  韦小宝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担心,可他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来感动。“陶姑姑,你不用担心,你拿着我的腰牌,只要他们见了自然知道你是我这的人,他们便不会多问了。只要你能安全的出宫,其他的我来处理就行了。”


  陶宫娥见他说的这么坚决,也不再推辞接过了韦小宝的腰牌。


  “那我这就出宫了,你要多加小心。”陶宫娥叮嘱道。


  “不用担心。怎么说现在我还是皇上面前的红人。”


  陶宫娥看了他一眼朝他点了点头,接着就从假山的另一边离开了。


  见她走后,韦小宝才把刚刚假意吃掉实则是乘陶宫娥不备藏起来的解药拿了出来,他用纸包小心地包好了。现在解药有了,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小玄子把解药吃了而又不会让他怀疑自己。而且他自己也中了毒,这可只有一颗解药,那可怎么办?他要怎么才能自圆其说?


  韦小宝发现自己似乎又走到了一个死胡同。


  一颗解药,他既要救小玄子还要救自己,而且还要想办法编个谎话说明这解药的由来,还不能让小皇帝有一丝的怀疑。


  韦小宝想着,万分的焦急。“他奶奶的,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正当他在为这事懊恼的时候,突然他又被人偷袭了……


  “小桂子,你这是上哪去啊。”一听这声音韦小宝不由心下抖了抖,这声音他不认识,是谁?转念间他心中已经计较了一番,不过他很快就被那人后面说出的那话给吓的魂飞魄散了。“太后她老人家可是等了你多时了,小桂子你怎么还不去伺候。”


  妈妈的,原来是太后那老婊子派来的人,这下子他韦小宝可是要死翘翘了。可小皇帝要怎么办?小玄子中的毒,可只有他身上的解药才能解。如果他被太后抓去了,估计他这小命也就差不多了。难道要让他在临死前把解药给太后那老婆娘让他给小玄子解毒!这太后可是假的,她不是小玄子的亲身娘亲,就算他把解药给了她,她也不一定会给小玄子解了毒,要是再弄出个什么的,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韦小宝被那人扣着脖颈但依旧嬉皮笑脸的,“太后她老人家想让奴才去伺候,派个小太监来通知一声便是了,不用嬷嬷亲自来请奴才。”


  那人哼了一声:“谁不知道现在的小桂子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如果不是嬷嬷我亲自来请,怕是很难请的动您老人家!”


  “呵呵,嬷嬷说笑了。”韦小宝和她打哈哈。心中却万般地思量着要怎么才能逃走。如果就这么被太后给弄死了,还不如跑去上书房,交代一切让小玄子先把解药给吃了。当然那是他最坏的打算了。


  那嬷嬷虽是个女的可武功似是不弱,要挟制他这个三脚猫的小桂子那可是易如反掌。


  韦小宝走在前面,那嬷嬷紧跟着走在他身后。当然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相隔的那些许的空隙间抵着的是把锋利的匕首。


  “嬷嬷,去太后的寝宫不是应该往那走吗。”韦小宝被身后的人一抵改变了方向。


  那嬷嬷低声说道:“这边也可以,不过是绕了些远路。再说这条路上清净没什么嬷嬷我不想看到的人。”那人说着低低地笑出了声。


  韦小宝却是眉头紧皱。死了,死了……本来还想要是在去太后寝宫的路上,能遇到御前侍卫,或者是御膳房的太监宫女的,他或许还能搞乱乘机逃跑。现在看来这招怕是不行了。就算他现在大叫有刺客,等那些侍卫们赶来,估计他小桂子也早已一命呜呼了。


  这下该怎么办?


  “太后她老人家找奴才定是为了那佛经的事。”韦小宝知道现在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就是为了那本《四十二章经》吗?想来这老太婆和太后都是什么神龙岛的,既然是那样一本经书就够你们斗的窝里反了。“本来太后慈悲想读读佛经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太后想要找的那佛经甚是难找,听说一共有八本。奴才我为了表示对太后的忠心可是上什么山,下什么锅了,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三本。”韦小宝说着话中充满了惋惜。


  那人一听顿时停了下来。“什么!?你找到了三本!”


  她这一惊可是不小,那人在宫中蛰伏多年也没找到几本。这小子一下子就找到了三本?显然她不怎么相信。不过……如果他真的拿到了三本经书,他如果全部都交给了那人,自己不就……


  “是啊!”韦小宝似是不疑有它非常诚恳地回道:“奴才都贴身藏在身上呢,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能别人抢去了。这可是为太后让找的佛经,为了显示奴才我对她的忠诚,奴才本来想把那八本经书都找全了,一起给太后她老人家送去的。”


  “你真的找到了三本?!”那嬷嬷这么问着已经收回了匕首。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相当的偏僻,平时就没什么人来。再说以他小桂子这点微末的武功她当然是没有放在眼里的。


  “这是当然。”说着韦小宝就伸手要去怀里拿出来,不过他马上又顿了一下。


  “怎么?”见他停止了动作,那人很是焦急。


  韦小宝满脸堆笑,“没什么。我想嬷嬷既是太后面前的红人,奴才给您看看应该是无妨的吧。”


  “那是自然。”那人马上点头。


  韦小宝摸出一本递给了她,她提防着伸手接了过来。见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暗中送了口气。韦小宝依旧笑着摸出了第二本。


  是真的!这两本经书都是真的!那人几乎掩饰不住她心中的狂喜。


  很快韦小宝就摸出了第三本经书……


  “你……”在那嬷嬷接过第三本经书的时候,韦小宝削铁如泥的匕首终于沿着经书的封底扎进了那人的胸膛。而那垂死挣扎的人反扑着也在韦小宝的肩头打了一掌。


  口中的血喷涌而出,虽说有宝贝背心在,可这一掌也不是白受的。韦小宝顿觉腹中火辣辣的,有什么撕咬着像是要从他胸口咆哮着冲出来。惨了,一定是那毒药的关系,本来那药是不会这么快发作的,不过刚才这掌怕是……“呕……”


  韦小宝知道子快坚持不住了,他乘着还有力气连忙把经书藏在了附近隐蔽的角落里。接着他聚气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


  他叫喊着拔出陶姑姑给他的匕首,用原先割伤的那只手抓着刀锋塞进了那嬷嬷的手中,接着用另一只手收回了她原本挟持他的那把匕首。他妈的既然已经中了毒也就不怕在割一次了,不过还真疼。当然也只有他韦小宝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这种事情。


  ……在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他似乎听见的一大群人的脚步声。他微笑着倒在了那刺客的身旁,而他怀中的那包唯一的解药也被他塞进了那刺客的怀里……


  小桂子遇刺,这让康熙感到万分的震惊。当他从张康年的口中了解到当时小桂子的情况时,那震惊的感情逐渐转化成一种不敢置信的惊骇和莫名的感动。


  他是谁?他是康熙,他是皇帝,他是天子。


  他是万民的统治者。但是他也无比的清楚自己站在这这权力的顶端那些对他膜拜着的人所畏惧的是什么。正因为他是九五之尊,所以他才能够凭借权力得到那些所谓的忠诚。


  可是有谁能够真的为他做到这个程度,对于小桂子来说他并不仅仅只是个皇上,在他的眼中他更多的时候只是那个陪他一起长大的小玄子。所以……


  “太医,小桂子的伤怎么样?”康熙看着脸色惨白的小桂子问道。


  太医万分紧张地拭了拭汗,回道:“桂公公身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康熙冷着脸。


  “不过桂公公和皇上都中了同一种毒,所以……”那太医说着就跪了下来,“微臣该死,还望皇上惩治。”


  小桂子也中了毒!


  康熙心头一惊,难道……


  “皇上。”这时殿外的小太监前来通报道,“皇上,御前侍卫总管多隆求见,说是有东西要面呈圣上。”


  康熙心中虽烦,但还是忍住了。“宣他进来。”


  “微臣多隆拜见圣上,皇上万福。”多隆双手捧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两样东西。“皇上,这是微臣在那名刺客的身上找到的两样东西。微臣不敢擅自做主,还请皇上圣断。”


  康熙远远的望了眼,“呈上来。”


  “是。”多隆答应着把手中的盘子递给了温有道。


  康熙拿过盘中的匕首,他当然认得这匕首就是当初刺伤他的那把。“明之余孽!”“啪”康熙拿着匕首重重地拍在了案几上。


  “皇上息怒。”多隆见天子发威连连额头。最近皇宫不太平,刺客更是频繁出入,完全没把他这个御前侍卫大总管放在眼里。而如今皇上显然已经动气了,看来他的顶戴花棂离开他脑袋的日子也不长了。


  康熙看着多隆问道:“刺客的身份你查到了没有?”


  “回皇上,奴才还没有查处什么头绪。”多隆几乎是把刀架在脖子上这么说的。


  康熙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不用再查了。那是前明的余孽。”说着把那匕首扔在了他的脚下。“你没看出来?”


  “是,是。皇上英明。”多隆恭敬地拿起匕首看了看回道:“回皇上,这的确是前朝宫中的事物。不知……”


  “那些反贼,他们都想把朕赶出去,他们都想要朕死!”康熙动怒了,他并不是不知道那些反对大清的所谓忠君爱国者的存在,可是当他们真正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么肆无忌惮地威胁到他所在乎的东西时,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


  “皇上息怒!”多隆磕着头不敢多说话,就怕自己再触怒了龙颜。


  康熙烦躁地打开了另一样东西,那是一颗指甲大的丸子。“太医。”


  “微臣在。”太医颤颤惊惊地从偏殿走了出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康熙让温有道把东西递给了他,接着他补充道,“这是在刺客的身上发现的,太医认为那是什么?”


  “微臣……”太医绝对喉咙发痒,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回皇上,微臣现在不敢妄加猜测,请皇上容许微臣回去细细研究。”


  康熙沉吟着没有回道答,大片的汗水浸湿了太医的脊背。许久,大殿内才响起皇帝的声音:“好,朕给你三天的时间。”终于皇上还是答应了。太医略略松了口气。


  “好了。你们都先退下吧。”


  太医和多隆都忙叩首道:“微臣告退。”


  现在正是傍晚时分,那带着瑰丽氤氲的落幕沉阳,它散落的最后余晖透过镂空的龙腾窗棂斜斜地在冰冷地金砖上印出不同的流光。


  “……皇上。”太医迟疑着他在等皇上的旨意。


  康熙仰坐在龙椅上,他皱着眉。“那药丸就解药?”


  “是的皇上。”


  “能救几个人?”康熙突然问道。


  “皇,皇上……”太医显然被皇帝的这个问题问傻了。“救,救几个人?”有了解药皇上的毒就能解了,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吗。怎么难道皇上也想要救桂公公的性命,虽然说桂公公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可是……皇上还不至于如此对他吧。太医想着微微抬了一下眼。


  康熙轻哼了一声,“太医认为如何?”


  “这个微臣没有什么把握。这药丸的制成所需的用料,以及每种药物所含的分量,不是短时间内臣能够分析出来的。所以……”


  “这一颗解药,朕只须救两个人的性命,太医认为很难?”


  “微臣……”太医似被逼上了绝路,既然皇上都不顾性命了,他还怕什么不就是一条老命吗。“微臣有一个办法,不过这样做虽说能保住了两人的性命,不过……恐会留有一些后遗症,因为那毒素由于药剂的关系不可能完全的清除。”太医已经是横下了一条心,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方法。


  康熙听了,思量了一番。“既然有办法能救两个人的性命,那就去做吧。”


  “是,皇上。”太医终于退出了上书房,而那殿中所充斥着的那种莫名的压抑和恐惧依旧没有从他的心中散去。他似乎窥见了什么,可他又不明白那具体又是什么东西。关于帝王的一切暧昧还是自行忽略的好,太医自保地感叹了下。




  不久,太医便亲自煎了药送了过来。


  “皇上。”太医刚要拜见就被康熙制止了。“都办好了?”


  “微臣已经办妥了,这药……微臣认为还是应当先给桂公公服下,如真有什么差错,微臣虽该死,可皇上的圣体才是最重要的。”太医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康熙一听虽感极度的不舒服,但也知道太医说的有理。他已经任信了一次。这也不算什么了?“那你先给小桂子服下吧。”


  “是,皇上。”说完太医便上前给尚在昏迷中的韦小宝喂药。


  康熙看着觉得自己心情复杂。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即便是小桂子舍命救了他,可是他身为帝王,那些奴才们为他这么做不是应该的吗?他有必要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吗?


  ……小玄子,我们可是朋友啊,见好朋友有难当然要舍命相救……


  是啊,他们是朋友。


  他不玩骰子,不赌银子。可是他这次却上场开了个最大的赌局,他赌身为皇帝的整条性命!“小桂子你说这次我能赢吗?”




(完结)


--------------------


ps:


我自己看了也很想知道接下来怎么样了orz


很早之前的文了,内容差不多都忘记了,今天翻出来才发现还蛮好看了,所以把这个系列发过来。

评论

热度(25)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