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风乍起(第五十一章)

小古小骨:

爱恨缠绵似钢刀(八)




  “朕想要的?!”康熙放下手中的笔,他盯着苏荃森然道:“韦夫人怎么知道那是朕想要的?而你既然知道,现在来此求见朕却是为何?”


  为皇帝的气势所迫苏荃背脊一凉,她稳住心神只是说了一句。“因为公主她等不及了。”


  “……”果然苏荃一提起建宁,她所面对的压迫力便少了几分。她接着说道:“既然张廿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相公,那就表示他是得了你的旨意,不然他是不敢这么自作主张的。而皇上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是想放相公走?”


  “皇上,那是你原先的打算。而现在,相公他为你受了这一剑,你仍然没有改变决定是吧?”


  康熙嘴角一扯,淡然道:“韦夫人,你知道的事情很多。”自古帝王的心事便是不容窥视的,何曾有人像苏荃这样敢在康熙面前大放厥词的。他的所有隐晦几乎都被她一一点明。所以即使康熙之前不想杀那七位夫人,可这会儿却起了杀机。


  而苏荃当然知道自己所做之事对康熙而言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她在来觐见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来此与康熙挑明了,为的不仅是自己,也不止是为了建宁,更是为了韦小宝。


  那人明明都知道一切真相了却还是在踌躇,他已经看清前面要走的路,却不想踏前一步,所以她才决定推他一把。即便那人再不舍,可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更加的痛苦。


  在必要的时候说实话是比隐瞒更好的解决之道,所以在康熙问出那句话的时候,苏荃没有隐瞒。“一切我都知道了,只是我并不是很了解皇上这么做的原因。”


  “所以命妇代表韦氏一家来求皇上这个恩典。”苏荃说着俯身叩首。


  “……”康熙盯着跪在下面的这位少妇看了很久,直到他手中的笔掉落他才回过神。康熙握住笔杆,下笔勾出朱批。“朕准了。”只是这三个字,仿佛如他万里的江山般沉重。


  “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苏荃背后一身冷汗,事情终于结束了!


  “你下去准备一下吧。”


  “是。”苏荃起身退了出去。




  所有的一切还是照着他计划中的结果发生了,韦小宝这人,这次他是真的决定放手。


  康熙终于起身,他一步步像那人走去。他需要修养,这几天都不会醒来,当太医宣布这样的结果时,无端的让康熙放心不少。


  即便见了面又能如何,这次的事他早早就计划好了,一步步按照他所画的棋谱开始放子。从京城起利用建宁开始相逼,以沐剑声做饵把他引到杭州。自己明暗两处安排,牵引着韦小宝让他在不知情中去张廿那招安,用做逼张廿起义的楔子。期间更让四十二章经做引子,让那场“反清”的势力变得更加强大。同时还让天地会潜藏着的细作暗中安排,利用舒化龙和李西华对宝藏的渴求,反向的逼迫韦小宝把宝藏图献给自己。


  他是皇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江山,他韦小宝身为他治下的百姓,身为他的臣子,既便知道自己被他利用也应该深感荣幸才对,自己身为皇帝他还敢对他心存怨恨不成。然而这些不过都是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他爱新觉罗的江山,他这个人,从来不会有人心甘情愿的为之付出。金银珠宝、高官厚禄,这才是世人愿意为之屈膝的真正原因。


  他是皇帝,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生长在怎样的一个世界里的。他曾经以为所有人,对他都是一样的。即便是太后,即便是他结发的皇后。而那个人,虽然曾和他以小太监的身份平等相交,即便自己真的很宠爱他。可在他看来,他也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在那件事之前,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那时他们还都年少。所以他依旧会生出少年人玩乐的兴致,他有时也会和他没大没小,可这些都阻碍不了他的成长,他已知权力的巅峰是怎样的一番滋味,他知道了他身边都是什么样的一种人,他知道了身为帝王的寂寞。这种寂寞在他知道父皇的消息后,破体而出。然而,父皇也知道这寂寞的痛楚,所以他不愿意回来。所以在他以为他永远都会是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挺身而出为他挡了一剑。


  而之后的一切都因为这一剑变的不同。


  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在他确确实实明了一切的时候终于选择放手。他的不得已,不甘心,在这时都变得可笑。他做出的这所有的一切,是因为帝王身份的限制所做出的不得已,还是仅仅只是因为做为单独的一个人,才产生那样的不确定。


  他是皇帝所以他可以毫不在意的消灭乱党,可他早知四十二章经的宝藏在韦小宝手中,却为何也选择这样的方式来逼迫。只要他问他索要,他韦小宝难道会不给!


  可是,他不甘心!自己为他所骗,那人欺瞒他,甚至还把宝藏给了陈近南那反贼!所以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既然从一开始他们的结局就已经注定,那就以他所安排的方式落幕!


  而消灭乱党,取得四十二章经中的宝藏,这些都可以作为他这次行为的缘由。可是,这一出戏真正的起因是什么,他内心深处最想要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在他脱下皇帝这件外衣,以小玄子这个人思考的时候。他小玄子为何没有阻止,他何为也要如此做?!


  其实那场戏,在韦小宝带着冯不破前来行刺的时候便已经可以结束。在他们两人同时见到康熙的时候,为何冯不破要真的出手行刺,康熙为何不在这时便揭露冯不破的身份?为何那行刺要假戏真做?


  因为做为单独的一个人,他产生了那样的不确定。所以便让冯不破出手了。想要知道自己在那个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便出了这个题。以前的那两次,对康熙来说太过久远,他是如此的不确信,以前的那两次都是那么的突然,所以他没办法去深想其中的含义。所以这一次,他要亲自看个清楚,所以他看着他挡在自己的身前给出了答案。


  因为这个答案,康熙曾动摇过,所以他才借张廿之口说出真相,想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可是终是不能!


  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次试探性地行刺却引出了另一场真正的刺杀!吴宝宇的行刺并不在康熙的计划内,那人是为了替冯不破报仇而来,可是冯不破却也不过康熙手中的一颗棋子。因为那颗棋子,他差点就输了他自己!如果韦小宝因此真的死了,康熙不敢想象,原来那人对自己如此重要,重要到他自己都看不清楚。所以就更要让他离开。


  而天地会那些反贼他也永远都不会对他们手软,为了他的江山,下次如果还要利用韦小宝,他一定还会和这次一样。他们之间隔着太多的东西,所以他韦小宝必须离开。


  康熙走到了韦小宝身边,他站在那静静地看着,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直到最后,康熙捏了下手中的怀表俯下了身子……




  在韦小宝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躺在船舱中的。“双、儿……”他艰难地开口向背对着他的人影喊道。


  “相公,你醒了啊。”双儿回头,见韦小宝要起身连忙上前搀扶,让他靠着枕褥坐起了身子。“娘,荃姐姐,公主……相公他醒了!”


  韦小宝咳嗽了一声,忙向双儿问道:“皇上,皇上他怎么样了?”


  双儿仿佛知道他会这么问,她淡然一笑回道:“皇上一切都好,他说你救驾有功,已经恩准你这么年纪轻轻就告老还乡了。船刚开,我们正起程要离开杭州。”


  韦小宝一呆,难怪他觉得这船舱似乎太简朴了,皇帝的龙船可不会这样子。原来……他突然间觉得心口空荡荡的厉害。“皇上,他还有说什么吗?”


  双儿摇头伸手握住了韦小宝的手。“没了。”


  “相公,相公……”


  “相公,你醒了!”哗啦啦一大家子的人都涌进了房间,建宁自是跑在了第一个。


  “我是醒了,可你别这么吵,不然你爷爷我又晕过去了怎么办!”韦小宝和她虽有心结,但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心照不宣了。“妈,辛苦你了。原本我只是想接你去享福的,没想到出了这么多事。”


  “好了,好了。你这小王八蛋对其他人是没心没肺的,对老娘我还算孝顺。现在我们一家子都在一起了,你以后可要再生几个孙子孙女让我好好享享福。”韦春芳跟着大家到处跑,虽不知出了什么事,可从那大炮处便能想象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她儿子福气小,有些钱花花便行了,那些个大人物还是不要去和他们掺和。所以快快走了那便最好。


  “妈,我们这是去哪?”


  苏荃接口道:“我们去大理。你的内伤还没好,太医说需要好好静养,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陪你去大理暂住几年,相公觉得如何?”


  “云南啊。那是个好地方,风景漂亮,美人儿更漂亮!老子当初去的时候就差点不想回来,现在能去那玩个几年,那是再好不过的了!”韦小宝打了个哈气没有反对。


  “你个色坯子,就知道想你的美人儿!”建宁没好气地白眼道。


  “你们这么多人别都围着我,老子胸口闷的厉害呢!”韦小宝皱眉没理睬建宁,他现在心中非常不舒服。他妈的!真想骂人!狠狠地骂那混蛋家伙!  


  沐剑屏看了周围一大圈的人说道:“要不相公你出去透透气,这船舱里面的确是太闷了些。”


  “可相公刚醒,身子太虚弱了,现在船刚启航外面风大,别又着凉了。”曾柔不放心这么说道。


  韦小宝一扯嘴角,笑道:“我是很闷,但是曾柔你陪我掷骰子,我就不闷了。”


  “看你这会儿还会开柔妹妹的玩笑,我看你的身子也没什么大碍了。”方怡可没其他人那么紧张他。


  “好了,相公他刚醒,还需多静养,我们这么多人,别都挤在这大家先出去,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他。”苏荃让大家先出去,她替换了双儿在船舱陪着韦小宝。


  韦小宝知道苏荃一定是有事要对他说。果然沉默了一会儿,苏荃问道:“相公,你可会怨皇上?”




  “皇上?!”多隆心急如焚眼看着那船越来越远,皇上要是不下命令就难追上了。难道皇上突然让他带着人秘密前来只是来看那船的影子的!


  “我们回去。”康熙调转马头,向着那船的反方向前行。


  “皇上……”多隆拍马跟了上来,他不明白皇帝这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多总督,你为何这么心慌!朕不过是来送行,看你急的满头大汗的。”康熙看着多隆,不由取笑道。


  曾经,他试想过很多次,如果韦小宝知道真相他是否会怨他。可现在他知道答案了。所以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不管以后他要面对的是什么,这条路他会一直走下去,即便以后那人不会再陪在他身边,可是他却活在他统治的这个国家里。他励精图治百废俱兴,会做一个百姓心目中的好皇帝,因为这是他放弃了最重要的那个人,换来的太平盛世。他如何能不做那一代圣君!




  “……怨皇上?”韦小宝一怔,问道:“是皇帝让你问的?”


  “不是。”苏荃摇头,“只是我自己想知道。”因为她怎么都不理解皇帝既然喜欢韦小宝为何还会这么做!他何以会如此狠心!?他就不怕韦小宝恨他!


  “……”韦小宝可以骗别人,甚至可以骗康熙,但是他不想骗苏荃。“以前怨的现在不怨了,以前不怨的现在却怨了。”


  “那你为何要救他!?”对于那场行刺,苏荃和建宁一样印象深刻。


  韦小宝笑了。“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见他有危险我便一定会为他挡,无论会有几次。即便是千次、万次都是一样。所以不管他对我做过些什么,只要他有难,我便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只想着他的安危。”


  “我只是想他好,就这么简单。”


  苏荃心头一紧,她一生从来没有人会这么对她,而她也不会这么对一个人。




  “起风了,起风了!”突然间船板上的船夫叫喊道:“赶快杨帆,我们要启航了。”


  “哗……”白色的帷幕拉起。


  江面上,帆船点点,桅杆拉起,风灌满帆。


  清风乍起,水波荡漾,船过无痕,时光却如昔。



评论

热度(15)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