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风乍起(第四十四章)

小古小骨:

爱恨缠绵似钢刀(一)




  就要见到皇上了,韦小宝现在心中的这番滋味估计无人能够体会!激动、欢喜、害怕、忧虑……几乎所有人类能有的感情都充斥在他那本该没心没肺地胸口!原本不明朗的,一直以来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是,现在却有了这样的认知。仅仅只是一个“我”,他是不是能期望,其实皇帝也和他一样,并非无情。


  但是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却夹杂着更多他如芒在背的焦躁,冯不破的紧密跟随,断绝了韦小宝一切能做的小动作。即便他有宝甲护身,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也不敢喊人抓刺客。


  前面的太监首领和韦小宝寒暄了一句,便背对着他把他带往皇帝身边。即便一开始有侍卫询问韦小宝逼于无奈也只能说冯不破是皇帝要他带去见的人。奈何他地位太高,就这么一句话侍卫就放行了,完全看不见他拼命与他眨眼睛提醒他情况不对!


  韦小宝一路观望,却没看见多隆,只见偌大的龙船上插这一面面金黄底面的绣龙帆旗迎风乱舞,那些图案代表韦小宝自是认识的,看来满洲的八旗都随皇上一起来了。而韦小宝现在心中所想却是希望船舱内的那人并非皇帝。之前皇上私访一直是在多隆的总督府的,难道说南巡的仪仗队一来,皇帝也过来了?可能,也许,韦小宝怀着那么一点期望,也许皇帝还没过来呢,他还在总督府等着这里的人去他那会合。


  “韦爵爷,皇上就在里面。”那太监躬身行了个礼,接着就给韦小宝通报了。“一等鹿鼎公韦小宝觐见。”


  “让他进来。”只是这四个字,韦小宝那仅存的一点期望就没了。那不是什么假皇帝,房间里的就是满清的皇帝,是小玄子。


  房门开了,韦小宝带着冯不破走了进去。


  韦小宝只瞥了一眼皇帝知道他正低着头看折子呢,随后他全部的感知到用来防备冯不破的一举一动了。


  果然,当康熙抬头,看着韦小宝问道:“小桂子,你带谁来了?”


  他刚问完,冯不破一招“石破天惊”顺势而出。左掌虚抚避开了韦小宝的阻挡,右拳“嗖”的一声,在同一时刻飞身上前从掌风中猛穿出来直直打向康熙。韦小宝早就知道自己阻挡不了,在那电光火石之际他高呼“抓刺客!”,脚下已使出“神行百变”就在这一瞬间挡在两人之间,他抱住康熙接住了冯不破全力的一击。


  “嘭”的一拳重重地打在了韦小宝背上,他虽有宝衣护体,可还是“噗”的一声,吐出了大口的鲜血。


  冯不破虽早对韦小宝有所防备,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韦小宝被他的掌风引去了,还会突然像这样凭空出现,硬生生受了他的这一击。


  当冯不破收回右拳,准备施行第二次袭击时,韦小宝那声“抓刺客”已把御前侍卫都招来了。众侍卫推门而入,一见屋中这情景自是知道谁是刺客了。


  寒光闪闪刀锋已经劈向冯不破,冯不破侧身避开,随即一个一掌拍出,那侍卫立刻毙命。而那人还未倒下,冯不破身后的刀尖已划过了他的长袍,他一转身双手探出,刀已入手,随即一挥刀,近身的几名御前侍卫立刻刀过人倒。


  冯不破奋战连杀数名侍卫,但是即便他武功再强对这么多人,也坚持不了多少时候。


  一脚踢出,对方俯身而他的刀口也在下方等着了,血染衣袍,他自己的血和鞑子的血都混合在了一起。冯不破没有再去看康熙和韦小宝,因为他知道他错过了那唯一的一次机会,便再也没办法重来了。在他知道自己要行刺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是杀戮,直到一只剑戟终于从那些刀光剑影中突围而出,扎进他的身体的时候,冯不破就知道这一切都结束了!


  韦小宝早已放开了康熙,两人由侍卫保护着站在了一旁。


  “皇上,刺客已经被抓获了。奴才们救驾来迟,让这反贼惊扰了圣上,奴才真是罪该万死,望皇上责罚。”多隆已不是御前侍卫总管,而现在在皇帝身边的这位韦小宝看着有些面熟,却认不出到底是谁了。


  见冯不破被擒再不能够反抗时,没显半丝慌乱的康熙走上前,吩咐道:“把人先带下去。”


  “是。”那人应了声,冯不破便被他们押着走出了房间。


  温有道上前俯身道:“皇上,这地方不干净,请皇上换个地吧。”


  康熙皱眉,淡然道:“韦小宝,你跟朕来。”


  “是,皇上。”韦小宝惊魂未定,他捂着胸口喘了口大气,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才是重中之重!


  太监们鱼贯而出,所有的东西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从另一处摆到了这个房间之中。等最后一个太监出去关上门后。康熙才面色淡然地看向了韦小宝,叱问道:“小桂子,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带着刺客来行刺我!”


  “皇上,饶命。奴才也是被逼迫的,奴才就是自己死上一千次一万次,也绝对不会让人加害皇上你的。”韦小宝顺势跪了下来。原本他忐忑中夹杂的那丝欢喜,也因为康熙的这一质问给彻底消除了。那个“我”字,他怕自己想错了。皇上,其实只是习惯了,并没有他想的那个意思。韦小宝又焦又躁突然间回着话便哭了出来。


  康熙见他这样,拉他起来叹道:“我又不是真的怪你,你怎么这么就哭了。要不是你挺身而出,还不真的被那刺客得逞了。我自是知道你‘忠君爱我’的,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有什么隐情是不是?”康熙特意把“忠君爱国”说成了“忠君爱我”,只是韦小宝那小子肚子里没什么墨水,也没听出这特别的含义,只道那成语本就是这么说的。


  “奴才当然是‘忠君爱你’的。”韦小宝抽泣着说道,他小子也是会耍小聪明能随机应变的主,所以把这“忠君爱我”说成了“忠君爱你”。他却没曾细想这之间,你我的转变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韦小宝是“忠君爱你”,可他却不知道皇帝是不是忠桂爱宝啊!他自己猜不透,当然更也不会大逆不道的去问。他自己心中想不通,他便大哭起来,他要是说错话会得罪皇上,可他哭总是自己的事了,哭的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这样皇上倒是会关心他一下。所以这哭是最好的,之前一直压抑着没发泄的感情,现在就这么在那个人面前彻底释放出来了。怎么办!他好喜欢皇上,可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好好在一起!你爷爷的!为什么要是这个样子。韦小宝想着哭的更大声了,他所有的忧虑、哀伤,他不能说出来,小玄子可会听的出来?!他明明那么聪明难道就不明白!


  韦小宝哭声没有断,康熙转身从书桌上拿了一方巾递给了他。他带着一份宠溺说道:“别哭了,你小子赶快擦干净了,免得行刺的事没定了你的罪,却来个君前失仪。”


  韦小宝满眼带泪看了康熙一眼,见康熙伸手向前。“你想让我帮你擦?”他淡然一笑,似乎若有所指。韦小宝不知怎的脸一红,暗想皇上这时候定不会和自己调情。他妈的,自己两天没见他,难道就和丽春院那些婊子一样满脑子发春了!?韦小宝这么想着就想冲上前,狠狠抱住那人死命的亲他!


  为什么不能亲,为什么不能?!韦小宝心中愤愤然自问道,反正和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他就不能主动亲他!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大不了全部都死了。老子才不怕死呢!不过在死之前,怎么也得捞回几笔。韦小宝实在是被自己对康熙的感情折磨的够难受的了,在这个时候,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那确实是难受的不如死了算了。可他韦小宝到底不是个为爱而死的人,既然心得不到回应,先得到了这身子再说。他这念头一出,立马停住不哭了。


  康熙的手还伸着,韦小宝也伸手,但是他却不是去接方巾的。他一把拉过康熙伸着的手,在他贴近自己的时候,他迅速地环上了对方的脖子,堵住了他的唇。


  康熙绕是再聪明,在这个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韦小宝会突然这么做。所以很轻易的就被那小子得手了。韦小宝吮吸着,伸出舌头慢慢地探进对方的口中。康熙并没有推开他,可也没有回应,只是任由韦小宝一遍又一遍不断的与他在口中交融。


  当两人的鼻息越来越急促时,韦小宝终于放开了他。“小玄子……”仅仅只是这三个字,韦小宝的眼泪又掉下来了。两人嘴角红肿,韦小宝喘着气看这近在咫尺的容颜,无端的悲从心来。为什么!即便是他亲了他,他却更觉悲伤,心头那似被刀子划开的口子,像是被人撒了盐一般,他快承受不住!你爷爷的!他投降,他输了,他不玩了!“小玄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无端的韦小宝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哑谜,康熙似乎能听懂。他异常平静地看着韦小宝,看着他皱眉,看着他在他面前露出如此锥心的痛苦。那与以前,他耍赖装泼,过分夸大不同,这次那人是真的痛彻心扉了!但是面对这些康熙只能漠视,他转身离开韦小宝走到书桌旁。然后,他冷然地声音传遍了整个房间。“韦小宝,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小……皇上……”韦小宝不明所以,对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对康熙给他的回应,他突然间感到有些茫然。


  康熙拿起桌上的奏折翻了起来。“小桂子,你离开多隆的总督府两天了。这两天你去了什么地方了?又做了些什么事?”


  韦小宝一怔,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定是不能瞒过康熙的。只是皇帝这么问是因为天地会的舒化龙,还是因为“朱三太子”张廿?!还是说,是为了四十二章经!


  对了!双儿呢?韦小宝到这时才想起双儿,双儿应该会比他先到的,难道说多隆还没有带她来见皇上吗,那自己的信皇上是不是还没看到,如果是那样,那就表示皇上还不知道四十二章经之事?!可是照理说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皇上是看过那封信了吧。他这么问,到底是想让他怎么回答的?


  你爷爷的!这时候如果还不着实说,他还能怎么样!


  韦小宝回道:“奴才去接了我一家子妻儿老小。”


  “就这样?”康熙接着道。


  韦小宝踌躇了一下,问道:“皇上,奴才的一个小妾不知道有没有来找过你?”


  “我问你话呢,你小子乱说些什么啊!你的小妾自己不管好了,难道还要跑我这来找!”康熙看着韦小宝这家伙气道,但那话中隐隐地夹杂着一丝无奈。


  “皇上,奴才有一要紧的事要告诉你。所以我让我那小妾带着我的信来找你了。皇上,难道没有看见她?”这下糟了,难道双儿她出什么事了?而多大哥,他这次来也没在船上见着他!“皇上,不知道多总督在不在这?”


  “多隆?他刚还在,现在应该和其他的官员一样在外面候着呢?”康熙说着想了起来,“对了,他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一封信,难道这信封中说写的就是你说的那要紧的事?”


  皇上既然是这么问,应该还没看呢。韦小宝心中打小鼓,“皇上,多总督那信应该是我那小妾交给他的,皇上你还没有看?”


  康熙拿起奏折下的那封信,走到韦小宝身边。那信还用朱砂封着口,看来皇上确实还没看。“是这封?”


  韦小宝看了一眼,回道:“确实是这一封。”如果皇上之前看了,他现在说话应该会容易些,皇上知道四十二章经的事后,即便当时再气愤,等他的怒气平息后,他便会理智的去想他这么做的原因。再有“朱三太子”一事在旁,等皇上再见他的时候也就打他几下板子,最多屁股多开花,然后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现在皇帝还不知道?他这一打开瞧了那内容,定是会龙颜大怒,而现在他韦小宝就站着他眼前,他该怎么办?!这可不是光打板子能逃过的了,要是皇上一个不解气,会不会把他拖出去砍了!还是说他先自己亲口说出来比较好?


  康熙看这那信封淡笑道:“小桂子,你确定这里面不是画的图,而是写的信?”


  “奴才这是让我那小妾帮我写的。”韦小宝回道。


  “原来是这样。”康熙说着打开了信封,细细的朱泥脱落掉在了地板上显的很突兀。“小桂子,你先看看信的内容对不对,小心被人掉包了。”康熙抽出那信纸却没看上面的内容,直接把它递给了韦小宝。


  韦小宝不识字,但是之前他是亲自看着双儿写的,内容是不是一样,他大概还是能看出来的。


  “有关四十二章经的事,小桂子,你瞒的我好苦啊!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你是不是决定这辈子都不对我说了!”韦小宝正在核对,却突然似飞回来横祸般听到皇帝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整个人一懵,他甚至在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听!皇上刚刚不是还没看到封信吗?而那朱砂确实是自己印上去的,他一等公爵的私印除了他自己再不会有第二个人有!皇上是怎么知道的,他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韦小宝想着心中大惊!


  “小桂子,你好大的胆子!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带着人前来见我是干什么的吗?!”康熙看着发愣的韦小宝怒斥道。




ps:


“爱恨缠绵似钢刀,偏偏我余情未了”

评论

热度(8)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