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914】【本章初九醒目】上位

熙君莫行远:

【白如白蛾 潜回红尘俗世】


=================




十四还没走远,从院里墙根下又闪进来一条人影。已是寒冬腊月天气,这人还穿着身不合时宜的月白衣服,正是圣上宣密旨捉拿的钦犯白少初。


他方才看到十四拔剑,又见胤禟并不去挡,心里早已又急又气。此时进得屋来,胤禟却理也不理他,好似魂儿已经跟着刚才那人走了。顿时觉得还来走这一趟,还想当面问清来龙去脉,端的是多此一举。


白少初原以为谁都是最惜自己个儿的命的。胤禟是生在云彩上的人,谁的命在他眼里都是蝼蚁草芥,只除了他的十四弟。可若被逼到绝境非得舍一不可的时候,胤禟应该不至于痴到去选十四的命。


我到底是看错了他。


挖空心思设计十四,到头来身陷囹圄的却是胤禟。有多少事是他瞒着九爷做下的,九爷全都扛了下来。为了十四,九爷可以把自己这金枝玉叶当蝼蚁一般地踩,当草芥一般地烧,豁出命去还觉得心里喜乐。


康熙放了十四的那刻,白少初就知道该逃了。海阔天空的,他居然又回来找胤禟,白少初没想到自己会逃不出这样一张网。


他叹了口气,叫了声九爷。从床上找了块棉被给胤禟披上。


胤禟没想到来的是他,眼里又是惊又是喜又是愤怒又是不信。自己还能让九爷流露出这么多表情,白少初笑了出来。


“你来了就好。”十四来时胤禟只穿了单衣,在风口里坐了一会儿,声音早哑了。他又伸手去握住白少初的手。白少初在窗下偷听了许久,衣服已被寒风吹透,两人的手是一般的凉。白少初把手向外抽,胤禟加了劲道,他也抽不动,就乖乖任九爷握紧。想说的话在嘴边千回百转,又咽了回去,劝自己再等一时。


胤禟是怎样的心思,他心里光明透亮的。可即便是这半刻的虚假温存,到底也舍不得去打破。


两人存了各自的念头,又从未好好相处过,只枯坐一会儿便觉得别扭。白少初懂得以自己身份再难求到更多,便从怀里掏出匕首来搁在了桌上。


胤禟盯着匕首瞧了半天,转头问他。


“这是做什么。”


“九爷救了我的命,原是为着什么,咱们都心知肚明。这些年我替那个人侍奉九爷可还尽心?九爷的救命之恩,这就算我清了吧?”


胤禟又去看那匕首,点了点头说,“你很好,这条咱们两清了。”


“谢九爷。”白少初抚上匕首鞘,见胤禟眉头跟着跳了跳。他又接着说。


“我扮十四爷,也是顺着九爷的意思。九爷您从来都谋求八爷即位,我虽做了出格的事情,到底是让十四爷不再在风口浪尖上了。”


胤禟笑了笑。“你说的真是些歪理。”


“九爷若是能应一句两清,我这歪理也就是好理。”


“算你两清了吧。”


白少初没想到胤禟答应地这样干脆,手里一下握紧了匕首。陷害十四这件事,本来就说不上扯平不扯平,就算杀了自己也不为过。更不用说九爷早已深陷其中难以脱身。胤禟竟是一点也没想到自己的境地,就这么轻巧地说了句两清。


他松开了匕首,向九爷那边推了些许。


“既然都两清了,爷可知道我还要求什么?”


“黄金美玉,高官厚禄,我已经给不了你了。”


“爷既然这样说,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胤禟站起身,肩上披着的单子立时滑了下去落在脚边。他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竟似有些踯躅不定。


他到底没有对自己用刀子。白少初虽然明白,胤禟心里也是懂他深浅的,如此欲擒故纵说到底还是在保十四,却仍比预想好了太多,心早软了下来。


“九爷向皇上保了十四爷,自然是供出了我。皇上此时虽然相信了爷,但若是一直找不到我,情势又会变成怎样,爷自然是清楚的。”


胤禟听了倒也平静,淡淡地说。“你要想着的是这些,就不到我这里来了。”


“就算我不一走了之……”白少初情急之下,拔出匕首来对准了自己的脸。“若是没了这张脸,就哪儿也不用逃了。可是九爷……九爷您能舍得吗?”


他也不说能舍得的是脸,还是十四。对胤禟来说,到底都是一样的。


“你又何必动它!”胤禟抢了匕首去,重重扔在地上。“你想要什么我不知道,你还是开口吧。”


白少初恨胤禟故意不解风情,把万事撇得干干净净。这样无论自己求来了什么,都是一桩买卖交易,而不是他胤禟的意思。胤禟待十四的情谊,是藏在心里不能叫第二个人碰的,实在让他到死都嫉妒。


他笑了笑,眼睛里已经带着泪。


“我想请九爷为我雌伏一次。”


今日若不能肆意尽兴,怎对得起自己舍命的相见。


胤禟呆在当场,过了片刻才悠悠说道。“少初,还有一桩事是你欠了我的。”


“什么事?”


“你的杀父之仇,也是我为你报的。”


白少初从未把白老爷当做父亲,是以竟忘了胤禟还为他做过这件事。可叹可笑,九爷本来拥有一切,自己居然还妄想拿什么去要挟他。一时间方寸大乱,泪珠管不住地溢了出来。胤禟一把抱住了他,柔声哄道。


“这件事我不和你算了。今天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白少初开始是不能相信,直到胤禟替他擦眼泪才醒过神来。忙张开手臂同样紧紧抱住他。胤禟挣了出来,拉着少初往床边走,两个人紧挨着坐在床沿上,胤禟一句一句地交待他。


“我只要你在闹市街口露个面就好。京城里认识十四的人多,皇上得了信也就罢了,总不能大张旗鼓地抓你。你露过一面立即就走,越远越好,到了外省你就安全了。”


待听到最后一句,白少初按倒胤禟,死死咬住了他的唇。




===============




恩,这一章搞定。小十四你差不多可以回来了。



评论

热度(2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熙君莫行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