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914·九初】上位

熙君莫行远:

感谢阿婆主苏三小强的美味脑洞


【又名身处劣势,白玫瑰怎能不攻心计】


全部都是胡扯,和史实不可能有半点对得上,YY就是好~开~心~




=======================


胤禟回来时,阿尔松阿、查弼纳几个早来了。胤䄉同他们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给十四的信也已读过,就等胤禟的消息好落封蜡。


胤禟像是一个人也没瞧见似的,掀了帘子抬脚就向西边暖阁里一坐。胤䄉向来耐不住性子,大步进了西间,扬声就问。


”老九你怎么回事?大家都在等你的话儿,八哥到底怎么说。“


胤禟斜斜瞥他一眼,仍不答话。老十急了,上前扯了他胳膊道。


”成或不成,你倒是说句爽快话。“


被逼得急了,胤禟不冷不热地说一句:”你自己去问咱们的好八哥去。“


”怎么?难道八哥他没答应。“


阿尔松阿跟了进来,看老九的样子也知道事情多半没成,却先劝住老十。


”十爷莫急,先听听八爷怎么说的,有什么顾虑。咱们原本也应当预备好后手。“


”什么后手不后手的,大家都散了,回家听戏喝茶晒太阳罢。他老八是德才兼备忠义孝悌的八贤王,君父尚在,他怎么能做一星半点惹皇阿玛不开心的事。“


”八哥这说的什么话!难道等大势已定他再去争吗,那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老十,“胤禟这时候又笑了起来,可笑得胤䄉背后一阵发冷,”你就这么笃定八哥登不了大宝吗?“


”我!你!“胤䄉被堵得说不出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就算皇阿玛真传位给八哥,老四他们可不是只会巴巴儿眼瞅着的善角,咱们不动,他们动作就容易做得大了。“


”老十,今儿你倒是不糊涂。“


”那咱们再去。我同你一起,把道理再给八哥讲讲!“


胤禟冷笑更深,阿尔松阿他们在边上说,”十爷,这道理九爷定然也和八爷说了。只是八爷到底还顾虑着什么。四十七年之事犹在眼前,若是不弄清楚其中利害,难免又重蹈覆辙。“


”我知道八哥顾虑什么。“就听到外面有一人朗声说着,大步走了进来。”这次有我在,八哥无须有后顾之忧。“


阿尔松阿和查弼纳见了来人,忙上前行礼。胤䄉也是一惊,却立时丢掉老九两步冲了过来。


”十四弟,你来的可再好没有了。“


胤禟回过神来,细细地上下瞧胤祯。他只笑了笑,便在暖阁里也坐下。


”若论大事成不成,无非内外两路文章要做。内要得百官拥护,这一点八哥的名声自然是不遑多论。而在外,不过是需要再多一层兵权加护而已。我手里这三十万人马,可保八哥的江山坐得铁桶一般牢靠。“


”就是!就是这个道理!“胤䄉揽过十四的肩,笑颜全开。”我们正要去书信给你,就是要说这番意思。老九你看看,信还没送,十四弟就来了,咱们兄弟几个端的是戮力同心。依我看,八哥的意思也别问了。让他做他的好八王,贤子嗣;这些事咱哥儿几个替他办了就完了。“


胤禟脸又沉了几分,问道。”你未奉旨就私自回京,是什么罪名。“


十四脸白了白,答道。”我私服微行,没什么人知晓。和各位哥哥说完这番心意我立即就走,九哥不必担心。“


”老九,你这说的像什么话。老十四,别听九哥的。等八哥登了大宝,你就是勤王的第一大功臣。“


几人当下把起事的时间,勤王保驾的人数,如何得以入京等等细节一概商量了一番。胤祯临走,胤䄉又拉起他的手拍了几回。


”兄弟,十哥我今天才重新知道,你真真是咱们的好兄弟。“


胤祯笑了笑,向各人拱了拱手。”我先回去准备,下次再见时,各位都该称王封侯了。“


众人心里欢喜,纷纷应到,”都托十四爷的福气。“


胤禟送走了他们几个,仍坐在书斋里。手里不停地玩着那封没寄出的信,天色黑了也毫不在乎。有人掌了蜡进来,把屋里的灯尽数点上,又把火盆拨了拨旺。正要悄无声息地离开时,胤禟开口道。


”你好大的胆子。“


白少初立时噗通跪下,也不争辩。


胤禟起身看他,白少初身上竟然还穿着十四那身贝子服色,却恭恭敬敬地伏在地上。伸手去抬他的脸,视线初时对上之后,立即就移开了。他低着眼睑望向一边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恭顺。


要不是胤禟看熟了他的脸,刚才也要被骗过了。也就是因为看熟了他的脸,才觉得方才那一场以假乱真是怎样真的恰如其分。


”你知道的太多,孤已不能再容你。“


白少初笑了笑,眼睛在他脸上停了一瞬,又飘向一边。


”九爷看不顺眼了,不妨先关着我。说不定还有能用上的时候。“


十四近几年来深得康熙喜爱,又立下了数件大功劳,早就不再像少年时那样愿听兄长们的意见。就连胤䄉也担心起他另有私心,胤禟又如何不知道。


自己虽然疼爱十四,终究不希望是他来当皇帝。可十四已经桀骜难驯,再肯不肯为八哥出力都未可知。


这一切已经被个白少初看在了眼里。


”你自然是有用的。“


他暗忖着真是捡了条毒蛇,一只手已经掐住了白少初的脖子。白皙的脸颊渐渐染上粉红,白少初无力地抓住他的手,眼睛里已经有了泪。


胤禟横抱起他,大步进了西边暖阁,把人往榻上一扔。白少初皱眉呼痛的样子,因为穿着十四的衣服而倍加煽情。胤禟来不及剥他的衣服,就向颈子上一口咬下去,直到见了血。








------------


私心觉得,九爷也是个聪明的美人啊喂~

评论

热度(22)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熙君莫行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