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宫禁(第二一回)

小古小骨:

  韦小宝一路乔装打扮到了京城。


  皇帝南巡回来的消息,都不需要怎么打听,百姓茶余饭后自然而然就会谈起。


  至于遇刺这一事,自然不会让老百姓知道。皇帝去祭天祭孔庙,多是出于统治上的考虑,康熙注重汉家文化,希望多招募一些读书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天地会行刺的事情,自是不能够宣扬。 


  康熙已然回京,可韦小宝要想见他却有些难办。


  先不说皇帝愿不愿意见他,韦小宝原本那通行无阻的爵爷身份已经没了,那个人已经死了!既是死了,他这个活人就不能再用那个身份。


  如此一来,韦小宝唯一能够求助的就只有多隆。


  韦小宝武功不行,京城这地方又人多眼杂,他早年就是风云人物,之后更是由皇帝一道圣旨被砍了脑袋。现在才过去大半年,这地儿认识他的人只怕不少。


  双儿和建宁也不大好露面,于是韦小宝便让苏荃帮忙去找多隆。苏荃武功最高,最有本事,这事儿对她而言自是小菜一碟。


  和多隆约了个隐秘场所见面。


  俩兄弟隔了这么些时间再见,莫名有些生疏了,说到底还是身份的原因。这明面上被皇帝砍了头,暗地里又被皇上发配千里去守鹿鼎山的韦小宝出现在了京城,往严重的地方想,又是杀头的罪过。当然多隆的眼界还是有的,皇上多半不会因为这事砍了韦小宝的脑袋,不然之前早砍了。


  这么说来,难道皇上已经预想到了这种情况?


  多隆备了酒席,人虽不多,但该有的还是要有。


  “韦兄弟,哥哥们可都念着你呢?索大人还常暗自懊恼,说当初应该好好劝劝你。”多隆招呼几位夫人吃好,便说起了大家的近况。“韦兄弟这么讲义气的人,现在只怕不多了,大家能和你做兄弟都是修来的福气。” 


  “劳烦大家惦记,多大哥知道我这事比较特殊。”以前韦小宝在京城混的自是不错,皇上宠信他,大家又不是傻子,自然选择与他交好。当然其中不乏表面奉承暗地不待见的,还有些见风使舵的小人。 


  但和他相熟的几位结拜兄弟倒是对他都够义气,他韦小宝妓院出生,不学无术,没什么本事,他们能够这么待他已经不容易了。韦小宝自然会记得他们的好。


  寒暄了一阵子,韦小宝就说到正题。“多大哥,这次要找你帮个忙。”


  “还请多大哥帮忙,让我见见皇上。”


  要说这应该是天下第一难事。


  被皇帝砍了头的反贼,明明应该在辽东鹿鼎山的要犯。这样的一个人他跑出来了,还专门跑来见皇上?!


  “多大哥,皇上遇刺的事你知道的可清楚?”建宁所知不多,多隆现在是御前侍卫总管,皇上的安危由他负责,自是最清楚的。


  “是被天地会的人伤了。”多隆看了韦小宝一眼,不由叹道:“韦兄弟,虽然我敬你义气,但也为你不值。”


  韦小宝给自己倒了杯酒,问道:“皇上伤的严重吗?”


  “手受了伤。”


  听他这么说韦小宝放心了不少,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见了人才安心。


  “多大哥能帮我这个忙吗?”如果多隆帮他见了皇上,而皇上见到自己后的反应是勃然大怒,那么多隆势必也要被牵连。


  韦小宝知道这事多隆也不好办,可现在自己能找到的最佳帮手就是他了。


  而多隆,在朝堂混了这么久没有变成人精但也不是呆子,瞧着皇上对韦小宝的态度,这事他是可以帮忙的。


  


  韦小宝跟着多隆混进了皇宫,至于那三位夫人都留在了宫外。


  这也是他向皇上表明的一个态度。以前韦小宝做事常常会留有后路,而这次他下定决心入宫,大有破什么斧什么舟的气概!


  这时早朝已过,皇上照例在上书房批阅奏折。


  韦小宝多番考虑决定去原本住过的尚膳监的那屋子。


  “还留着吗?”韦小宝轻声问。


  “还留着。”多隆这么答道。


  韦小宝鼻尖发酸,猛吸了下鼻子才尾随多隆往那走去。


  看着熟悉的院落,韦小宝笑了笑,说道:“多大哥,还要麻烦你一事,帮忙准备些东西。”


  


  康熙在上书房批阅奏折,期间小温子和大温子给他添了茶水,上了盘糕点。无意间他抬眼看到了盘子里的桂花糕。“这糕点谁拿来的?”


  温家俩兄弟连忙跪下,“回皇上,是御膳房送来的。”


  康熙没再说话,等看了两份折子,他才拿起糕点吃了一口,不想这糕点里还夹杂着私货。


  看到那折叠好的小纸片,康熙手上一顿,然后翻开,见是两行并列的字。


  小圆子,中间那圈圈上还画了一把剑,另一边也是三个字,小玄子,虽然写得不好看,但写得很清楚。


  康熙忽然间笑了,即便他早就料到,即便他仍旧怒气未消,但仅仅这几个字就让他得到了最纯粹的快乐。这世间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能够做到。


  康熙把奏折都处理完后,才动身前往尚膳监。


  那屋子,他一直给韦小宝留着,自那人离开后,他却再没来过。


  康熙让人都在外面候着,这才推门进了屋。


  天气不错,屋外阳光灿烂。


  屋子里静悄悄的,因为没人居住,显得有些清冷。


  康熙进了里间没看到人,正想着就听身后有人唤他。“小玄子!”韦小宝觉得简直控制不住自己,差点就冲上去抱着对方嚎啕大哭起来。


  康熙来此就已经料到韦小宝找来了,不想他看到人却没控制住“噗嗤”笑了出来。


  只见韦小宝整个人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宽大的披风从头罩到脚,连他那张脸都用头巾蒙着,只留两颗圆溜溜的眼珠子看着自己,泪眼朦胧的。


  “你是?刺客?”康熙微微皱眉特意这么说。


  “小玄子!”韦小宝大声喊了一句。


  康熙走近拉了拉他的斗篷,“朕记得唤朕这个名字的人,已经让朕赶到鹿鼎山给朕守宝藏了,怎么会在这?”


  “小桂子听说小玄子受伤了,很担心,所以赶回来看看你。”皇上虽然不认自己,但也没直接把人扔出去,或者关起来,这至少算是个好现象。韦小宝这么安慰自己。


  “是小桂子来了?”世间再没韦小宝这个人,只有小桂子了。


  “是!小桂子来看小玄子了。”韦小宝有些激动。


  “看了之后,再离开吗?”康熙神色平静,如此问道。


  韦小宝赶紧摇头,“不了,不会再离开了。”


  康熙看向韦小宝,直视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我不相信!”


  “小玄子!”韦小宝忍不住眼泪就流下来了,他连忙擦干,急急说道:“小桂子对皇上有万分的忠爱之情,对小玄子更是喜欢的很。”


  韦小宝说着急躁地开始脱衣服。而康熙看着他的动作一瞬间没了话说,忽然间那种不知道拿对方怎么办的心情又涌上心头。


  真……是没办法,这个时候居然脱衣服,是想……


  现已是深秋,衣服脱光后自然会冷,韦小宝忍着全身冒出的鸡皮疙瘩,伸出双手赤条条坦荡荡地站在了康熙面前。


  虽是男性,可韦小宝的皮肤一向偏白皙。这会儿却彻底变成了黑色,从头到脚乌漆抹黑似是整个人都掉进了染缸里。


  这么一想康熙就闻到了墨汁的味道,很快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心悸不已,快步上前!


  康熙伸手抚上韦小宝的额头,目光顺着指尖往下,脸颊、耳后、脖颈、胯间……仔细辨认还是能够看出那些文字。


  “你写了什么?!”康熙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可他话语中的颤音还是跑了出来。


  “小玄子。”韦小宝眯起双眼,笑得分外璀璨。“小桂子从头到脚,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皇上的。”说着他一屁股坐了下来。“现在的小桂子,对小玄子是比真金还要真的忠爱之心。连脚底板也是小玄子的。”韦小宝身上每一个字都是自己沾着墨写的,只怕他这一生都不会再写那么多字了,满身一遍一遍都是那三个字!如同那年在这一处皇上对他做的事儿一样。如今的韦小宝非常清楚,皇上所想要的是什么,也正是如此他少了一份患得患失,也多了一份信心和自在之意。


  至于脚底那“反清复明”的刺青,韦小宝让荃姐姐帮忙消掉了。


  虽然很疼,还留下了难看的疤痕,但他知道小玄子会开心的。


  韦小宝既然已经死了,那么再也不会脚踩两条船了!以后他的船上只有小玄子!


  “这是你的决心?”康熙居高临下俯视着坐在地毯上的韦小宝。


  “小玄子,还不信吗?”这是韦小宝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屋子里静悄悄地,韦小宝忽然间恐惧起来,他怕自己做到这种地步,皇上还是不信,皇上还是不原谅他,甚至会赶他走!


  康熙一脸平静定神看着他,虽涂了一层墨,但韦小宝现在是什么衣服都没穿。被这么紧盯着,他的羞耻心又开始冒头。


  而这一次却是他自己主动脱光了的!


  韦小宝忐忑不已,康熙嘴角渐渐上扬展露微笑,他附身把韦小宝拉了起来,笑道:“信,你都敢回来了。我为什么不信。”


  “小玄子。”见对方有松口的迹象,韦小宝扑过去就抱住了人。


  “是不是觉得冷了?”康熙拉着人,准备给被他找个东西裹好。


  韦小宝在他怀中分外乖觉,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这孙猴子还是要在如来佛手心里待着最为快活。


  韦小宝心中欢喜,任由对方摆布,衣服套了两下还没穿进去,他抬头就去亲人。


  康熙忽然被袭击偏了下头,韦小宝以为对方排斥和自己亲近。带着些委屈说道:“小玄子不喜欢小桂子了?”


  康熙看他那样子,便知道自己刚给好脸色,对方就顺杆往上爬了。而他却只觉得无奈,同时又莫名感动。


  一直以来他所想要的……


  怀中这人,回来了,终于全部都属于自己了吗?!


  他相信。并不是相信韦小宝,而是相信他自己。


  相信自己能得想要的!


  康熙露出嫌弃的神情,说道:“你现在还学会倒打一耙了,这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也不看看你全身一团黑,还想亲!给我吃墨水?要是后宫的妃子敢这样早扔去冷宫了!”


  “我又不是你的妃子。”


  “那你是什么人?”康熙倒是想听听这小滑头的答案。


  “这个肯定是皇上您说了算!”


  “你啊……就是个小太监。”康熙点了下他黑乎乎的鼻尖,接着唤人进来,准备沐浴更衣。


  这时,韦小宝整个人却趴在床上缩在了最里面,等伺候的人都走了,才冒头跳出来。


  “干什么呢?过来把自己洗干净。”康熙走到屏风后面,拿起茶几边上的札记看了起来。


  韦小宝站在宽大的木桶里,隐约透过屏风能瞧见皇上的人影。他想着自己在这沐浴,小玄子却在一旁看书?


  他一下子联想到了丽春院的事儿。要是有姑娘在洗澡,点人的恩客却在一边看书。那还真是婊子做戏给瞎子看!韦小宝胡思乱想着,很快木桶里的水就全黑了。这下他也不用多想了,恩客再有那个的心思看到这一桶黑乎乎的水的确也倒胃口啊!


  “小玄子。”韦小宝唤人,示意自己洗好了。


  “再换一桶。”康熙的声音响起,房门就开了,又有人抬水进来。


  韦小宝大急,他现在已经死了,不能随便见人!紧急之下,他猛地扎进了墨汁稀释而成的洗澡水中。


  “你在干什么!”康熙把他整个脑袋拽出了水面。


  韦小宝拼命咳嗽,断断续续地说道:“不能让他们看见我。”


  “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康熙说道。


  “可我已经死了……”


  康熙看着他紧张的表情,又觉愉快地笑了。“不能让他们看见你,那你怎么待在我身边?”


  韦小宝听皇上这么问,忽然觉得这的确是个问题。他光想着怎么让小玄子原谅自己,那件事儿却没考虑过。


  “让他们瞧见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康熙坐了回去,“没人会说什么。”


  韦小宝换了一个木桶继续洗,“那太后呢……”假太后他是不怕,真太后和他就不怎么有交情了。


  康熙翻页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翻看。“太后去了五台山,父皇在那边,她去了虽然见不到人,但能在同一个地方参禅礼佛也是好的。何况,父皇那虽有十八罗汉守着,但我还是不放心。现在一国太后在那边常住,也正好可以调集侍卫去保护。”


  太后所做之事不能说是错的,但康熙却也不能接受。


  大清以孝治国,对于自己母后他不能治罪,可也能给其安排个好去处。


  听见皇上这么说,韦小宝眼睛都亮了,果然什么事都难不倒小玄子!


  “皇上,我洗好了。”


  “那再换一桶。”康熙这次坐着一动没动。


  “还要洗?!”韦小宝一遍一遍刷着身子,等换过了五次水,他眉头皱得都和手指一样了。


  “洗好了,那就睡一觉。”康熙把书放下,走过去给他盖好被子。


  “皇、皇上……”韦小宝一下坐起身,拉着康熙的手臂不让他走。


  “睡觉!朕要去批奏折。”康熙推开他要走,韦小宝一把抱住了人。“小玄子,你是不是还在怪小桂子。”说着他大哭起来,“我也不想的,奴才也想一辈子陪在皇上身边。”


  “可,可我怕,怕总有一天你会忍不住砍了我的脑袋。”韦小宝哭着眼泪全蹭在了康熙的衣服上。


  “你好好的,我怎么会想砍你的脑袋。”康熙任由他抱着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总会做惹我生气的事?”


  “皇上,您鸟生鱼汤,英明神武,自然什么都知晓的。”韦小宝把存在的那些问题都推给了皇上,随便拍拍马屁。


  “真是拿你没办法。”康熙轻叹了口气,覆上那人的唇细细亲吻。


  韦小宝抱着回应,这样亲密的接触,才会让他相信自己回来了,小玄子就在自己身边,他还好好的,和以前一样。


  “小玄子,你的伤?”韦小宝喘着气才想起行刺的事。至于天地会的刺客,他下意识的什么都没问。


  康熙伸出左手,手腕上有一个不长的刀口,早已经结疤了。


  “怎么,看见这伤觉得太轻了?”康熙上床脱了龙袍。


  韦小宝连忙摇头,当初建宁那小娘皮不是说皇上差点就……他还以为皇上受了很重的伤。


  康熙抱着他亲了亲额头笑了起来,韦小宝所担心的,他当然知道。如果自己鸟生鱼汤少一些,英明神武少一点,只怕就抓不住怀中的人了。


  “那行刺的刺客,是我安排的人。”康熙这话好几层意思,韦小宝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皇上!”


  天地会行刺,却是皇上的人,这就表示行刺之人是个细作。


  天地会为了给韦小宝报仇而行刺康熙,如果那些人被抓斩首,他韦小宝该怎么办还真是个问题。现在皇上告诉了他答案,并不需要他难做。


  另外,这也表示行刺一事,只是皇上借机演的一出戏,目的,当然是引他回来。


  原来,皇上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手。


  “皇上。”韦小宝忽然间很想和他亲近,他心里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紧紧抱着对方,两个人亲吻舔舐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


  韦小宝整个身子都在战栗,全身被细细吻遍了,他懒洋洋地十分快活,只要是在这个人身边果然什么都不一样。“小玄子,我喜欢你。”


  “恩,我知道。”康熙当然知道韦小宝喜欢自己,然而如果只是喜欢,那却还不够。


  一直以来,他都舍不得,仅仅三个字,便成了执念。


  真正想要的,也只是对方和自己一样。


  因为舍不得,不愿再离开。


  “小玄子,小玄子,我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才会回来。”




-完-




Ps:


终于写到最后一回了,然后原本准备的肉连汤都没有了orz


昨晚写到半夜一点,写的晕晕乎乎的,终于把情节搞定。


今天又从头到尾精修了一遍,然而欲写xxoo的感觉依旧没有=。=


然后就没然后了,作者君已经顿悟!感情的终极,肢体动作已经没办法表达了,所以最深的感情是清水!!!(被打,扔鸡蛋XD)


言归正传,小宝回来的杀手锏,先前写第七回的时候就在脑补了,当时就对皇上说,小玄子表气了,最后这混小子会主动还回来,送上门让你吃的XDDD


这文看完14版电视剧,我就开写了,主旨是为了补BUG。所以我做了各种大大小小梗的记录,为补全自己脑内的吐槽,努力做出合理的解释。


因为是见缝插针,完全契合电视剧剧情,所以现在写爽了,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14版电视剧剧情就应该是我写的这样,只是导演拍后审核过不了,被剪辑剪掉了!


这篇的注重点不同,所以剧情上展开不多,写时颇受限制。



评论

热度(6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