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九初·914】上位

熙君莫行远:

前面看着眼熟?


对,因为我就是在前情上补了肉渣,怕你们看不见……


============


【得到的已非那位】




白少初心跳得飞快,手里只敢攥着胤禟的衣服。反正冷了也是发抖,内心的激荡外人反而瞧不出来。到了屋里,胤禟把人放到地龙上,觉出自己身上也洇湿了,就也坐了下来。


“下人怠慢你了?”


白少初清了清嗓子,喉咙已有些痛。他其实没有来龙去脉好讲,只没头没尾地说,“九爷,养荷花的水干净得很。”


胤禟嗯的应了一声,心里不禁想起秋猎时的十四。


十四从小就身子热耐得住寒,甲衣底下只穿一层箭袖,打起马来脸颊鼻尖都冻红了,额头上却满满挂着汗。围猎结束,众人把猎物送到御前,十四偷偷从后面靠过来一把揽住他,问“九哥收获如何?”身上的热不住地往胤禟身上熨过来,他只能回一句,"自然是不如十四弟。"胤祯便笑着勾紧他的肩收进怀里,凑在他耳朵边上说,“今儿打的东西不少,可没什么特别好的,只有几匹鹿不错。九哥晚上到我这来,我割了鲜鹿血给你留着呢。”


胤禟后来在康熙摆的筵席上喝得大醉,并没去十四那里。回京到了汤泉处,宗亲按谱序各自安排了入浴泡汤的地方。正是赤条条一丝不挂的时候,十四又跑来找他。胤禟斥了他一顿,说皇阿玛让你和四哥多亲近,你倒跑来找我。十四气他前日无故失约如今也没好脸色,火气上来转身就走。待他走远了,胤禟才感到胸膛里一颗心跳得擂鼓一般。


还好家里有个白少初。


胤禟盯着白少初。


他也同十四一样生得高大,宽肩窄腰,就是身条细些看着没有十四那样健壮,皮肤也苍白得多,不如十四身上是麦色。没人看时,白少初总爱低着头,若是注意到别人视线,反倒常把下巴抬得高高的,这点子傲气又有些像十四。


就这样像也不像,正是最好。


小厮先抬了浴桶进来,再一桶一桶往里送热水。因着九爷没有下令,别院中其他人是不许进的,所以并不能找人帮忙。胤禟耐着性子,等小厮把桶灌满,又摆好手巾胰子膏。他挥挥手,包衣奴才领会主子的意思,一言不发退了出去。


胤禟说,“这下热水充足,你好好洗洗吧。”


白少初却不动,因为胤禟看他,又是低了头垂着眼睛。半晌说,“九爷身子金贵,莫要受了寒。我先伺候您。”


胤禟瞧他的脸色,脸上平平静静一点波澜也看不出来。自己伸手解了马褂第一颗纽子,白少初倒立即靠过来,接着解下面的几颗。解完扣子又帮胤禟脱下衣服,做派是一片顺从,只是那万字攒龙的蜀锦,他也往炕上随意一放,一看就是个没伺候过人的。不等脱到里衣,胤禟便伸手捂住他眼睛。


白少初一句九爷刚脱出一个九字,就让胤禟的吻堵得死死的。一双手在身上狠命地又掐又拧,叫他说不出话来,也不敢出力反抗,只能死命摇头。胤禟料想他不会愿意的,却因此多生出一份欲望。他把人按进浴桶,自己也跟着浸到热水里。桶里一下进了他们两个,逼仄着再没有回圜的余地,胤禟膝盖分别顶开白少初两条腿,一只手按住他后颈,另一手捉了胰子下去抹进那个地方。白少初怕得不住讨饶,也只会断断续续唤一句九爷。胤禟再不按捺,屏息硬顶了进去。


几下之后,白少初捱不住疼,自个儿攀住桶沿儿呼呼喘气。他的声音胤禟本就不熟,这时又哑了。单听这喘息,九爷竟生出不知身在何处的醉意。内里又格外烫,和外头触手可及这身冷冰冰的肌肤截然不同,想是先前着了风起了热,更叫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胤禟尽了兴,低头见白少初枕在手臂上,湿漉漉的黑发下隐隐约约露出来了侧脸。那样闭着眼睛脸面绯红的情色,自己永远不可能在十四身上瞧见。当下又起了兴致,却只轻抹慢捻地一点点磨他。


白少初在桶里泡了一会,身上回了暖,口齿也渐渐清楚起来。胤禟听他连连求着“九爷不要……”既中意他有点性子,又被撩拨得格外起意。想看他告饶求欢的样子,又盼他再多抵抗一些也不妨。白少初哪里知道他这么多的心思,软弱不定地只是一味地说不。胤禟不爱听他总是车轱辘的说这个,单臂扼住白少初喉咙厉声道:“想反抗就像个爷们一样手脚上用些力;不敢拒绝就给我乖觉些,爷的脾气可不好。”


说着手上使了狠劲,白少初四肢都蜷了起来,攀着胤禟胳膊的手仍是不敢用力。胤禟觉着这反应甚是无趣,不过扼了一时便松了手。白少初猛吸得几口气,又撕心裂肺地咳起来,呼吸都捋不顺的时候偏还要硬撑着辩白说,“九……爷……是,是恩人……少初……不能,对,九爷……”


不是不敢,也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倒有点意思。


“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爷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应着。”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九……爷……想要……少初……做……的事情……恕难……从命。”


胤禟整个人压到白少初背上,伸手探向他前面握在手中。一丝丝地对着耳廓吹气,哑了嗓子问他:“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少初,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白少初弱点被他掌握,渐渐不能自已,又被胤禟扳住下巴不许低头,只得迎向他的视线。“遂……不了……九爷……的心愿,不……过是……还……一条命……给……爷……”


“可我偏不想要你的命。”


话已说完,胤禟又动了新的心思。拍拍手叫小厮进来,附耳交待了几句。小厮飞也似的跑出去,一会儿捧着个小瓷瓶回来。胤禟得了药,把人拘禁在怀里,硬掰开牙关灌了整瓶下去。


药味辛辣里带了异香,才刚下肚就热热地熏了一股醉意上来。白少初眼前模糊起来,只听到胤禟说:“我等你来求我。”


白少初渐渐失了神,在床上不安分地动起来。初时他还顾忌九爷的目光,想偏过身去藏起些来,又不由自主需要蹭一蹭什么好解饥渴。胤禟听凭他将自己拧成了麻花样,待见到他向下伸手便再不依了,随手扯了挂帘子的丝绦来绑他的手。白少初身上正热的难熬,被胤禟单手压住十指竟也觉得情色不已,喉咙深处硬是压下了几声呻吟。胤禟绑牢了他的手,索性将两条腿也从膝盖处绑死。白少初一股想张开腿的欲望生生被压制下去,心中的痒顿时又激烈了十分。越是知道纾解无望,那痒就越是肆意蔓延。


白少初脑子里已经被烧得稀里糊涂,早也顾不上算计,只一心求胤禟让自己去一次,言语自然变得低俗下作。胤禟知道用了药之后原本就该这样丑态百出的,心里却仍不满意。白少初哭也哭了,喊也喊了,胤禟就是不想去碰他,又从床边地下摸了方才的瓷瓶起来,弯起他的腿塞了进去。


白少初哭的已经声嘶力竭,猛然有冷冰冰的东西顶进来,嘴里正喊着九爷,一个吸气硬把后一个字吞回了肚里,听着倒像叫了一声九哥。九爷一顿,紧跟着手上一个用力。剧痛袭来,他泪眼朦胧又哭了一句“救救我”便晕了过去。






待他醒来,身上虽带着酸痛却感觉爽利。他的小厮正立在床头瞧他。白少初什么也不记得,只能从那小厮神情里猜测。那人见他醒来,转身去端了药来,只说了一句。


“主子大约是成了。”


==============


前情终于补完了_(:з」∠)_肉渣就肉渣怎么滴吧


还是写后半的情节过瘾,一虐可以虐仨~~


我还想写初九和149_(:з」∠)_

评论

热度(1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熙君莫行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