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风乍起(第四十九章)

小古小骨:

爱恨缠绵似钢刀(六)




  在客栈订了五间房,韦小宝拉着苏荃就进了其中一间,随后一待便是一个晚上。其他的人虽心中不安,可也只能各自上床先睡了。第二天一早众人便聚集在了他们隔壁的房中,而那时他们两人还未露面,大家都觉得情形诡异,不知他们到底怎么了。韦春芳和其他三个孩子一样不知究竟何事。“姑娘们都别站着,刚起来应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一会儿早饭就送来了。”韦春芳是老本行做惯了,所以这媳妇也说成了姑娘。只是她自个儿觉得难得她这个婆婆这么宽容大度,她们多少都要给些面子,别一个个都像死了老娘一样!


  “是啊,大家过来喝口茶。”方怡拉过沐剑屏坐在了桌旁。


  曾柔也让阿珂过来喝茶,却见建宁一直看着门口,她正想上去拉她,建宁却移步打开房门便要出去。


  “建宁,你去哪?”方怡见状立刻挡住了去路。


  建宁烦躁,“我不过是想去看看他们说些什么,怎么这么久都没出来!”


  “荃姐姐说过不要去打搅他们。”苏荃不在现在也只能她出面管着这位公主!


  见她每次都搬出苏荃,建宁心中大为不舒服。“你别拿荃姐姐堵我,我想去你凭什么拦着我!”


  “你!”方怡被她这么一冲本想说些什么反驳,却还是忍住了。“我这还不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就让我出去!”建宁说完便不想和她废话,她绕过身子出了门口,方怡跟出,众人正看着她俩怕她们引起争执。不想这时,隔壁的门开了。


  “荃姐姐!”建宁和方怡两人都迎了上去。“相公怎么样了,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苏荃一脸哀愁两只眼睛都红红的,像是整个晚上都没睡一般,她摇了摇头。“熬了一夜,我让他先上床躺一会儿。”


  “荃姐姐,相公他怎么了?为什么会吐血!”建宁自是不死心要问个明白的。


  苏荃走进房间没再说话,建宁和方怡跟着进来了。只是房中有婆婆和孩子在,建宁只得住口不再问了。房中气氛压抑,韦春芳倒了杯茶端给了她的大媳妇。“媳妇儿辛苦你了,你也喝口水润一下嗓子吧。”


  “劳烦婆婆了。”苏荃接口杯子刚喝了一口,突然间隔壁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房中所有人不由大惊,离门口最近的方怡率先冲了出去。


  方怡推门入房,就见有个人影从另一边的窗户跳了下去,而此时房中已不见了韦小宝。方怡大急,连忙上前一个纵身也跟着跳下去了。紧跟在她身后的苏荃望了眼天井中的人,回头叮嘱道:“你们留下保护婆婆和孩子们。”说完她也追了过去。


  建宁自是不会死心的,可是这会儿凭她是不可能追上的。“我们一起走。”阿珂说了这么一句便拉着建宁跳了下去。


  “啊!”只听建宁叫喊了一声,曾柔和沐剑屏对望了一眼走到窗边后没再跟着往相下跳,现在就剩下她们两个了,得留下来照顾孩子和婆婆。




  原本韦小宝已经魂游天外不想再问世间事,奈何天不从人愿。在他躺下没多久,就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


  而这一拽,再一跳,后一纵。彻底让他清醒了。


  “吴兄弟。不知你这么急着找我想去哪啊?”两人出了客栈,韦小宝就被吴宝宇拉上了马背,两人共骑一路飞奔而去。


  韦小宝问了两遍都不见他回答,心中暗叫不妙。“吴兄弟,吴兄弟?!”


  吴宝宇一脸肃然,问道:“冯大哥死了。”


  “恩。”韦小宝点头,他亲眼见冯不破被剑戟穿胸的怎么会错,再说他行刺皇帝更是没活路的。难道还人人都是他妈的他韦小宝啊!韦小宝自嘲地想着,你爷爷的乌龟王八蛋,像他这个的傻子这世间也少有!


  可他现在这么问是想干什么?虽然吴宝宇之前和冯不破有些过节,不过那事过后他们的感情似乎还不错。难道、难道他想为他报仇不成!韦小宝心惊!辣块妈妈,所以又找上他了!


  “吴兄弟,冯大哥英勇就义谁都会为他可惜的。我们不妨好好考虑一下今后怎么能更好的反清复明,这样才是真正的为他报了仇。”韦小宝这些大道理听多了自是会讲。可吴宝宇却不可能因他一句话改了主意。“我这就去给他报仇!”


  韦小宝忙回道:“行刺皇帝可不是件小事,断不能莽撞行事的。之前不就失败了。”


  吴宝宇说道:“有你在就可以。既然之前你能带着冯大哥去见皇上,那当然能把我也带进去。”


  “不可能。”韦小宝马上反驳,“昨儿个皇上才被刺客行刺,御前侍卫和前锋营的人肯定都加强了戒备,就算是我,之前因为带了冯大哥进去,已经被他们怀疑了。这次要我再带人进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吴宝宇,冷笑道:“就是因为昨天才来了个刺客,他们断不会想到今天还会去一个!”


  “其实这些并不重要,我会让他们乖乖放行让我见着皇上的。韦爵爷,你只要好好的配合我就可以了,不然你可别怪我手中的这把剑不长眼睛!”吴宝宇已是壮士断腕,决定破釜沉舟一试,到时不成功便成仁。所以现在韦小宝怎么说都是无用的。


  “你,你想干什么!”韦小宝心中忐忑,那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难道皇上他,这次的事,他难道也算计到了不成!可他吴宝宇到底想怎么行刺皇帝!?


  马儿飞快的向前奔驰着,很快就到了龙船停靠的码头。昨儿皇帝已经来了杭州却没下船,他挡住了所以要来觐见的地方官,依旧在船舱批阅公文。


  韦小宝看着大片明黄黄的皇家船队,他知道皇帝是在等他。


  或许之前他曾犹豫过是否还要来见皇上,因为双儿还在皇上手上,他可以借此机会再见他一面。所有他想问的,不甘心的,他都可以有个答案。只是……还没等他下决心,吴宝宇便抓着他来了。


  两人还未靠近龙船便再次被人拦了下来。吴宝宇勒马翻身而下,韦小宝自也跟着下了马。


  “原来是韦爵爷。”之前他已来过一次,所以这次的侍卫中有人识得他一等鹿鼎公韦小宝。


  韦小宝一抬脸,笑容刚浮上脸颊就觉脖子处一凉。吴宝宇的长剑出手已经架在了他颈间。“吴兄弟,你这是干什么?!”韦小宝讪笑着问道,他心头刚想出些对策却因他这一举动断了所有的后路。


  吴宝宇这时候可没心思和他大哈哈,他铁青着脸看着因他这举动拔刀围着他的侍卫,森然道:“还不快去给你们的主子报信,就说天地会的吴宝宇带着他万分宠信的韦爵爷,来问候他这位满清的皇帝,不知他见是不见!”


  那群侍卫面面相觑,最后有一人退了出去,飞奔向龙船去禀报康熙。


  吴宝宇以韦小宝为人质一步步向大船逼近,而围着他们的侍卫也越来越多。韦小宝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是以这样的形式来见康熙的。他对一旁的吴宝宇说道:“吴兄弟,你把剑架在我脖子上也是无用的。这世间哪有皇帝因为自己的臣子被要挟的。你这么做不怕大家笑话了,到时白白的牺牲了性命可不值得。”


  “你少废话,值不值得我们一会儿就知道了。”吴宝宇手中的剑一沉在韦小宝颈间印出了一条血痕。“如果那狗皇帝贪生怕死不想见我们,那我们便共赴黄泉,一路上有个伴也不怕寂寞。”


  “韦香主,你对徐大哥说的那番话,我可不怎么相信呢。所以如果真的不行,我们一起去下面找冯大哥问问也好。”吴宝宇不急不躁,一心便是想杀皇帝,韦小宝说什么也不能扰乱他的心境,更是无破绽可寻。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康熙皱眉问道:“什么事,这么惊慌?”


  那人推门而入,跪下后忙见礼:“奴才叩见皇上,万……”


  “快说,什么急事。”康熙打断了他的话。


  “回皇上。有一人自称是天地会的吴宝宇,他拿剑架着韦爵爷的脖子,说,说是要见皇上您。”那人一口气说话,便不敢再哼一声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希望自己不会惹怒了圣颜。


  康熙“嗖”地起身,“什么!”


  那侍卫见皇帝龙颜大怒不住哆嗦,没敢回话。康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稳住心神问道:“韦小宝真的被抓住了?”


  “回皇上,那是自然,奴才看的真真的,断不会错。”皇上竟然怀疑他说的话,那侍卫连忙肯定道。


  康熙撩起下摆走下御座,“你起来。”


  “谢皇上。”那侍卫见康熙正往门口走去,不由大惊。难道皇上真的为了韦爵爷的安危不顾自己的万金之躯了!?


  右脚刚要跨出房门康熙却又停住了,他转身回来吩咐道:“既然那反贼要见朕,断没有朕前去见他的道理,你传朕口谕让他们进来,任何人不得阻拦。”


  “……是,是皇上!”那侍卫得了令立马冲了出去。


  康熙在房中来回踱步,最后站稳身子轻呼:“来人。”




  吴宝宇把剑架在韦小宝脖子上,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上了龙船见到了大清皇帝康熙。


  即便是在船上,康熙的书房依旧不小。可康熙一声令下,房门被关上,所有人都被隔绝在了门外。


  韦小宝再次见到康熙心中所思所感更甚先前,也许只有这样的相见他韦小宝才能控制住自己,才会让自己的感情在见到他的时候没有分崩离析、溃不成军!皇上为了他的安危,居然会置自己的性命与不顾!然而,然而……


  吴宝宇看着离自己不过数丈的康熙心头激愤,他穷尽全部的心力就是为了见到他,来给他这致命的一击。而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等到了这个机会!“狗皇帝,冯不破冯大哥是不是已经被你杀了!?”


  康熙挑眉,却笑道:“吴香主来找朕,难道不是为了给之前被我大清朝杀害了的众多兄弟报仇!而是为了一个害死自己亲生父亲的冯氏徒孙?这事说出来可会让你的那些兄弟心寒的啊。”


  “狗皇帝,你少说废话。你,我自是要杀的,只是在杀你之前,我想确定一下这件事罢了!”吴宝宇恶狠狠地瞪着康熙,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


  “那朕可就要让你失望了。”康熙笑容不减,“啪、啪、啪!”他轻轻拍了拍手。就在这击掌之间一个人影从书房隔间的帷帐里窜出!


  风从吴宝宇脸颊边划过,他侧首,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击,随即拿着长剑的手上扬,“哧”的一声在那人的衣服上划出了一个大口子。


  韦小宝见架在脖子上的长剑突然离身,连忙躲到了一边。而这时吴宝宇击退了对手却没再上前抓他。因为那时他早就被刚才奇袭之人引去了全部的心神,而韦小宝在看清那人的真面目之后整个人也愣住了!


  怎么可能?!他明明是亲眼看着冯不破在他眼前被杀的,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韦小宝脑中一闪念,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直直地看着康熙,见他气定神闲没半丝的慌乱。


  原来,原来连冯不破都是皇上一早就安排好的人!每一个棋子那个人都算准了,每一步棋他都走的丝毫不差!这场赌局,那人坐庄看穿了每个人的底牌,他怎么可能还会输!他韦小宝更是输的倾家荡产,连最后一条裤衩都输没了,被扒得赤裸裸地站在了他面前。


  “你!你……冯!冯不破!”吴宝宇怒吼道:“你为何没死!”


  自己的好兄弟死而复活,这绝对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然而对此时的吴宝宇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有什么能比他冯不破现在还活着更无耻、更让人觉得可恶的!为什么他会没死,在满清鞑子皇帝身边出现,还阻止他的刺杀!


  吴宝宇不是笨蛋,他就是太聪明了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痛苦!


  冯不破神色漠然没因吴宝宇的质问露出一点内疚的神情,然而这么熟悉的淡然在吴宝宇身体里点燃了一把火,瞬间他把自己的生命赌在了这一刻。吴宝宇出手攻向康熙,冯不破上前阻拦,两人来回拆了十数招。


  吴宝宇见时机差不多剑身一个翻转脚步虚移,从冯不破身侧逼过,然后一个转身剑尖对向自己,破腹而入长剑从他背后刺出扎进了紧靠着他身子的另一个人。那是他吴家独创的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绝招,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用到他的一天,他也没想到会把他用在自己的好兄弟身上。


  冯不破的确没想到吴宝宇会用这一招对付他,然而在那剑穿透他们两人的身体时,他却觉得解脱了。他那一刻的放松,给了忍住所有痛楚的吴宝宇一次机会。吴宝宇紧抓他这以生命换来的这一变数,他再次出手了,怀中匕首投出,用尽了他所有的气力,那是带着必杀的执念所做的最后一次反抗。


  吴宝宇没有来得及看见匕首扎入康熙的身子,因为他在匕首脱手之时已经死了。


  然而,在他瞪大了的了无生气的眼眸中,所映出的是挡在康熙身前另一个人的影子。


  在匕首扎进韦小宝身子的时候,他觉得很疼。那时他才想起自己的宝甲已经给了康熙,就算他不冲上前为他阻挡,那人依旧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可是他妈的,他就是个傻子。“……皇上对我在这次计划中的表现很满意,你说如果我真的帮他把反清的势力都灭了,我能不能和你一样做到一等公爵这个位置!”张廿的话这时再次清清楚楚地响彻在他脑海中,既然这一切都被那个人算计到了,他韦小宝为何在最后要把自己的命搭上!“你他妈的,真是个笨蛋王八蛋!你他妈就是自己找罪受……”韦小宝脑中这么咧咧骂着,之后便没了知觉。


  “小桂子!小桂子……”康熙抱着韦小宝的身子,他终于感受到这个曾经很多次用身子挡在他面前,为他承受一切痛苦之人血液的温度,第一次他真正的为自己所做的事懊悔。“太医,快传太医。”康熙擦干泪水,他想抱起韦小宝,可双手颤抖不能着力。他不能动只能抱着他,大吼道:“传太医,快传太医……”



评论

热度(15)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