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鹿鼎记同人/玄桂】风乍起(尾声)

小古小骨:

清风吹绿江南岸




  三藩、河务和漕运。一直是康熙登基以来的心头三大事。而如今三藩已除,“河务和漕运”这两件相互关联的紧密之事自是康熙南巡的要点。


  要抓好这两件事治河是根本,而治河选人才是关键。


  康熙十六年二月,靳铺受命任河道总督。


  而这次南巡康熙自是要亲自探测治河状况,靳铺当然更是要召见的。


  “……这中河虽然费时费工,但是却大见成效。原本此段黄河风浪大,水流急,船要行过却是急难,每每都费功夫的很。而现在劈开中河,绕过那段惊险的黄河路段,其船只航行便顺利了很多。这确是一个劳永逸的法子。”康熙经亲自查看,多方回报知道这次的新开的中河的确是得到了不少益处。“靳铺这事你办的不错,应当鉴赏。”


  “臣不敢居功,那是众地方官和民工们努力的结果。”靳铺已年过半百,两鬓白发苍苍想来为河道水患劳碌之极。


  康熙知他为人,微微一笑宽慰道:“靳铺谦虚了,朕知道你的辛苦。只是这河失久治,是极其困难之事,如今这事非卿莫属啊。”


  “皇上!”康熙这一番话让靳铺心中感动不已,大有老泪纵生之感,“臣为皇上,为两岸百姓治河是微臣的本职,臣自当竭尽全力。”


  “朕自是相信你的。”康熙看着靳铺说道:“朕突然想起一件事,想与靳铺说着玩儿。”


  “皇上请说。”虽然皇上说是玩儿,靳铺心中却不敢真当是玩笑,他可不清楚这位当今圣上现在肚子里想的会是什么!


  康熙笑容淡然,他说道:“前几日,朕曾和韦小宝韦大人说起运河之事。当时朕说这河道总督一职,众官员见它如狼似虎,可靳铺你却干出了成效确是不易。靳铺可知韦大人当时说了什么?”


  靳铺虽早闻韦小宝大名,知他是皇帝面前第一大红人,却一直无缘得见。这次不知那位韦爵爷在皇帝面前给他吹了什么风。“微臣不知。”


  康熙笑意渐浓:“那位韦大人说,靳辅你不畏艰苦非但做了这河道总督,还做出了成绩,确实很有胆识,很英勇,是位大大的英雄好汉!”


  靳铺自是没想到这位第一大红人居然会如此为他美言,“那是韦爵爷谬赞了!”


  康熙笑意陡减,他依旧笑容淡然地说道:“当初朕便与他说,靳铺要是知道他韦大人视他为英雄好汉,定是会有好礼相送的。”


  “微臣,微臣……尚未见过韦爵爷。”靳铺说着便跪了下来。虽然朝廷官员多有私相受贿,相互送礼之事,但是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断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更是不易让皇帝知道。而康熙这么说,却是何意?他靳铺忙于治河,虽有去过京城也送过礼,但是这再稀松平常之事难道皇帝也要把它揪出来?!


  “朕知道你没见过韦小宝。”康熙拿起御笔蘸墨。“所以想让你先把这礼给准备好了,如果你有幸见着了,再把这礼送他便行。”


  “是,微臣遵旨。”靳铺暗暗擦了下额头的冷汗。这,这皇上吩咐下臣送礼给另一位大臣这种事虽不是没有,但靳铺还真没想到会给他遇上了。“微臣不认识韦爵爷,不知他喜好,皇上认为臣送什么礼比较妥当?”虽然皇上点明要送礼了,可这礼的轻重还是问明了好,免得多生事端。


  康熙起手收回最后一笔,“韦大人的喜好朕确实清楚,金银财宝他向来喜欢。所以靳铺你送一个金饭碗给他便可。”


  “是。”靳铺叩首,不知是那韦爵爷真是如此直白,还是皇上另有深意,居然直接让他送了一金碗。靳铺想着,却有开口:“皇上,这碗上不知……”


  康熙示意,他一旁站着的小太监立马上前拿起了那宣纸,然后递给了跪着的靳铺。


  康熙说道:“有这四字便足够。”


  靳铺接过康熙的御笔,只见纸上写着“福寿安康”四字。“微臣遵旨。”


  “那你便退下吧。”


  “微臣告退。”靳铺叩首,起身退出了房间。


  康熙从怀中摸出那只贴着马甲放置的怀表,虽然破损了的外壳难以修复,但是里面的指针却依旧准确地在转动。


  少时常相伴,时光一如昔。




-完-






后记:


  呼了一口气!终于写完了。


  最后来交代一下我埋的很深的一个伏笔,它对剧情并不是全然无用,但也确实可有可无。(只从侧侧面点出满汉的矛盾,玄桂间的不可能,算是为结尾做铺垫的!)只是我不点明估计无人能知,既然我写出来了,还是说一下吧,因为这在文中是难以交代的。


  “张廿”这个名字便是那一伏笔。


  做为同人文,其实我并不喜欢原创角色。而这个后续长篇要写成,张廿这个角色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查了下历史,便生出了这个算是半原创的人物!(这几段在百度朱三太子时都可以查到。)




  首先,有关“招安”。历史上却有其事。




  在康熙三十八年(1699),康熙南巡,从杭州归途南京谒明孝陵后,传谕大学士,要求公开访察明代后裔,授以官衔,实则名为察访,诱之以利,暗中翦除,五个月后诸臣回奏,"明亡已久,子孙湮没无闻,今虽查访,亦难得实。"(清圣祖仁皇帝实录, 康熙三十八年) 但以后找到的朱三太子,无论是否有谋反之事,无不处以凌迟极刑。可见在清初,不少反清复明的起事,常以朱三太子为号召,而满族统治者为了巩固满族政权,对反清民众,以及前明的后裔,无不采用极严厉的镇压手段,一律处以极刑,康熙所说察访前明后裔授以官衔只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


  


  而“张廿”这人的由来是因为以下几段历史的记载。




  康熙四十年后,江苏太仓、浙江大岚山等处反清力量均称拥立朱三太子。四十七年正月,捕获在浙江大岚山起兵抗清的张念一(念一和尚),四月,清廷根据他的口供在山东汶上县捉获张姓父子,指为起义军所拥立之朱三,押解至浙审问。张供认本名朱慈焕,系崇祯帝四子,长期流落河南、浙江等地,先后改姓王、张,以课读糊口,时年已七十五岁,与江南、浙江等处反清力量并无关系。但清廷指其伪冒明裔,以“通贼”罪仍将朱氏父子解京处死。朱三太子一案从此遂寝。




  四明山位于浙东的宁波、绍兴二府靠南交界地,早在40年代初,有名叫张念一、又叫张君玉的,与张念二即张君锡等人,在那一带密谋反清。当时改名为王土元的朱三(自供叫朱慈焕),正隐居在近旁的余姚县(属绍兴府)。念一等便以拥戴朱三太子为号召,又亮出大明天德的年号,在四明山周围不时邀击小股清军。一念和尚在太仓的行动,便是与四明山区紧相呼应的。


  


  (“张念一、张念二”有时还可写作“张廿一、张廿二”)所以由历史上的这两人转化得出了“张廿”,文中也有写到他的两个随从张君玉和张君锡(那便是以上的张念一和张念二),再来因为那时是康熙二十三年,所以那时他们还很年轻。


  然文章张廿其实是为康熙服务的,那张廿一和张廿二其实也可作为细作培养。所以文中的那次“反清”的围剿我们可以看作是因为韦小宝的原因没被历史记载,那最后康熙四十七年的那次“朱三太子”的剿灭行动,我们是否也可以当做是康熙设计的一个圈套?


  让康熙安排的细作从二十三年到四十七年依旧在运作,我是不是把小玄子设计的太厉害了。呵呵。既然是同人,那就算是我对他的爱吧。


  因为一切纯属虚构,如有不实大家见谅。



评论

热度(13)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小古小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