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药重】周伯通很方(短篇)

要死要死好苏好苏呜哇一声哭出来

从零:

年龄设定只根据电视剧版二人的颜|就是这么任性|ooc严重|大家谨慎跳坑|周伯通大概是被闪瞎的


周伯通从前从不歧视会音律的人,但他现在很烦,会音律你很得意啊?
外头那位已经连着三天半夜在全真观外吹箫了,从月上中天吹到天翻鱼白,可以看得出来,他内力真好。
周伯通有点想翻白眼,他已经连着三天没睡个好觉了,他现在非常想出去和那位打一架,然后把他的箫扔出山。
可他不敢。
不是不敢和那人打架。只是,那人是师兄的朋友。周伯通尊敬师兄,所以忍了三天。
周伯通很想去找师兄,让他赶紧劝劝那位别吹了,虽然箫声不难听,但别人要睡觉啊。
可是他还是不能,因为师兄闭关了。
师兄这几年研习武功,每三月闭关一月,一月期满就会出关。从未有悖。
只是这次有些例外,三日前便已一月期满。可师兄在里面多待了三天,还是未曾有要出关的迹象。
黄药师也在外面吹了三夜的曲子。
没错,晚晚在观外吹箫的人,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


黄药师和王重阳关系甚好,两人品酒比武,几乎每年他都会赶在王重阳出关那日带来桃花岛新酿好的几坛桃花酒来,而王重阳也每每把闭关时的武功心得或疑问说与黄药师。
周伯通除了觉得酒很好喝以外,还觉得黄岛主是个好人。
因为他能让师兄高兴。
对于周伯通来说,高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他每天都很高兴。可是他不知道什么能让师兄真正高兴,他从前以为师兄是因为很严厉,所以显得不高兴。可是后来发现不是,严厉和不高兴,其实不太能联系在一起。
周伯通觉得师兄活得越来越像个道士了,虽然他现在确实是一个道士。后来周伯通想,或许道士都讲究修身养性清净无为,所以师兄也变得寡淡清净了。
直到王重阳和黄药师交上朋友。
两人是打架打来的交情,周伯通觉得黄药师和师兄打架,居然没被师兄打死,那他想必也很厉害。
后来黄药师和王重阳关系日密,周伯通就发现黄药师确实很厉害。
师兄每每与他争论,总能被他稀奇古怪的想法逗笑,又或者被他蛮不讲理的言论气笑。连周伯通这么迟钝的人都发现师兄是真的神采飞扬起来了。
说起两人打架,那是各有输赢。王重阳往往赢在武功上,黄药师则总是赢在稀奇古怪上。
黄药师学技颇杂,更难得的是每样都很精通,王重阳常常感叹,自己大概也只有武功能胜他一筹,要论其他,便是自愧不如。两人比武总爱拿些算筹压着,若王重阳赢了,黄药师便拿自己擅长的为王重阳做一件事,王重阳向来不计较到底做什么事。而细算下来,黄药师做得最多的便是为王重阳作画。或背影或正面或舞剑或站立。王重阳每每都赞叹不已。
而黄药师则总是拿些奇门遁甲来为难王重阳。记得有一次黄药师用桃花阵来困住王重阳,王重阳被困在里面小半日,周伯通也在阵外待了半日,急的直跳脚,但不敢迈进去一步。然后就见黄药师悠悠闲闲的提着饭篮走进桃花阵给王重阳送饭吃,过了一会黄药师牵着王重阳的袖子走出来,王重阳在后面笑的有些无奈。周伯通觉得自己这半日的着急着实透着傻气,他现在又气又饿。
尽管如此,周伯通还是更感激黄药师一些的,他觉得师兄多年前被金兵压颓的神采在恢复。


此时此刻,周伯通有点发愁,他觉得师兄如果四天五天还是没有出关,他黄药师会接着吹奏四天五天。
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出去找黄药师打架。
就算他忍住了,他觉得全真教的弟子可能也忍不太住,虽然可能没什么用吧。
终于,谢天谢地,师兄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在第四天鱼肚翻白的早晨出关了,全真教上下大概第一次这么想念他们的师父。
出关之后的王重阳眉目间仿佛有些无奈,而周伯通觉得,师兄可能是被黄药师的箫给吹出来的。他非常支持师兄去和黄药师打一架,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大半夜不睡觉,天天跑来扰人清梦。可是师兄并没有如他所想去找黄药师打架。
因为黄药师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眼睛只盯着王重阳看。王重阳轻叹了一口气,跟弟子们说你们都散了吧。于是他的徒弟就都散去了。周伯通也跟着装模作样的走了,然而趁人不注意,远远的躲到一块大石后,他想看师兄和黄药师打架,他气还没消。
王重阳朝着黄药师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黄药师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眼神一转不转。
王重阳习惯性的蹙起眉,他不太知道该怎样开口。黄药师看了他一会,眼睛慢慢盈起笑意:“你在躲我。”
王重阳下意识想否认,张口却怎样也说不出来,辗转良久方轻轻点头:“是。”
黄药师轻轻笑起来,温柔蓄满唇角:“你的逃避真是一点都不高明。”
是不高明的吧,可怎样高明呢,说到底,还是躲不掉,躲不了吧。
王重阳藏在袖子里的手有点出汗,怕是要答应他了吧……


一月之前,黄药师兴致甚高地来到钟南山,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剔透的酒壶,颇有些得意的和王重阳讲述自己是怎么费劲得来这一壶天下独一的佳酿。想邀王重阳一齐对酒赏月,畅快大醉一番。友人兴致如此之高,王重阳自然不会拂其意。两人对月小酌、谈古驳今,均对这一壶酒赞叹不已。王重阳酒量虽不及黄药师,但是到底也不甚浅,和友人相谈愈欢之际,就多喝了几杯。他不曾想这酒后劲可比他从前喝惯了的桃花酒大多了。
黄药师渐渐发现对方的回应少了,这才细细的观察王重阳的面相。原来王重阳喝酒向来不上脸,加之平日里清冷的面容,不仔细看怕是察觉不出人已经醉了。而此时黄药师细细打量着王重阳,又发现些许不同。
那人眼睛还是睁着,眼神却微微有些茫然,好看的眉毛似蹙未蹙。似乎因着醉了的缘故,鼻子呼吸不过来,便微张着嘴帮着鼻子一起呼吸。黄药师有些想笑。
以及,这人酒品居然这般好,不喊也不闹,醉了就这样安静的斜靠着桌子。整个人因为醉酒的缘故显出几分慵懒。
黄药师从未见过这样的王重阳,从前每每带来桃花酿,两人虽也如此赏月吃酒,但王重阳从未醉过,更别提这番风情了。
黄药师拿来纸笔,习惯性的为他作画。因着对王重阳的画作很多,黄药师早已对他的神态了如指掌,然而此刻的王重阳又不一样了。
黄药师何时见过这个样子的王重阳。
他细细端详,竟有些舍不得下笔。
王重阳被他看得久了,有些茫然的眨了下眼睛,随即慢慢的弯起唇角,笑的有些温柔。
怕是那一刻,黄药师攥着笔的手第一次不稳。
心魔顿生。
幽邃的夜,助长了荒唐。
至于做了些什么。似乎,荒唐也变得理所应当。
黄药师开始有点头疼该怎样和王重阳解释他已经肿的不像样的唇...
也便还没等黄药师想好怎样提及,王重阳便闭关了。
未曾通知一声。
黄药师捏着那白玉酒壶,觉出了一丝逃避的意味。
....那便,等你一月又何妨。
只不过一月期满,黄药师有些急切的等在树下时,并未见到王重阳。于是那晚黄药师便吹了一夜的箫。


周伯通隐在石头后面等得有些着急,再不打架他可要走了……他离两人甚远,完全听不到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看两人神色,他竟觉得,哪怕自己并不在两人身旁,仿佛都极其碍眼。
周伯通还在思考到底是走还是再等会的时候,远处黄药师朗声笑起来,随即竟然抬起手抚着师兄的鬓发,周伯通觉得自己怕是眼睛不好使了。随即便见黄药师隔着袖子拉着王重阳往观里走去,周伯通又瞅了几眼,觉得他师兄竟然有些温顺的意味...





......我怕是瞎了吧。周伯通脑子又一次不好使起来。

评论(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