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莫云衍:

#今生无缘,来世再续
#八九cp向


————————————————
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胤禩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胤禟,是在御花园中。彼时他还是宫中一个透明人,不大点儿的孩子,也不似后来的“八贤王”那般会收买人心。离了宫人的看管,在御花园中散心,就看见了胤禟,确切的说是正和胤礻我扭打在一起的胤禟。两个更小的孩子,一个眉清目秀,一个圆滚滚的,颇为讨喜。不用问,胤禩就猜得出来这两个就是宫里两个小霸王,他的九弟十弟。胤禩本不想多事,却在看见处在下风的那个孩子的脸的一瞬间愣了一下,便上去扶起了他,细心的拍掉了他身上的土。


“我是你八哥,你就是九弟吧?”声音十分温柔。胤禟后来回忆起来,纵然他府中有数不清的美人歌姬,总觉得这声音仿佛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无人能及。


胤禟出奇的没有再闹下去,而是任由胤禩抱着,乖乖的靠在胤禩怀里,又任由胤禩拉着他的手,把他送了回去。


“八哥以后我能找你玩吗?”胤禟恋恋不舍的拽着胤禩的褂子,仿佛一松手就再也见不到他一样。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胤禩笑了笑,又晃了胤禟的眼。不过胤禩却没有注意到,他走了好久,得赶紧赶回去,不然宫人找不到他,若是禀告了惠妃,就麻烦了。


————————————————
当依赖变成习惯,却再也舍不得离开


岁月飞逝,御花园中再不见两个混世魔王打闹的身影,无逸斋里也不再见两个小捣蛋鬼的恶作剧。胤禩却是到了可以听政的年纪,而胤禟还要留在无逸斋念书。


“八哥,是不是以后我就很难见到你了?好想快点长大,这样就能一直和八哥在一起了。”胤禟赖在胤禩的小院里抱着胤禩的胳膊撒娇。


“怎么会呢,你乖乖读书,等温习完功课就可以来找八哥啊,别想着偷懒,八哥可是会抽查的。”胤禩好心情的摸了摸胤禟的头。“等以后到了出宫建府的年纪,咱们就和阿玛说,府邸紧挨着,这样每天都能见着,好不好。”


“八哥此话当真吗?”


“八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
想去拥抱谁,手指却穿过空气


曾经希望着能永远两个人一起,最终却还是发现逃不过自己的宿命。作为皇子,大婚是必不可少的。胤禩的赐婚圣旨穿下的那天,胤禟第一次喝了酩酊大醉,跑到胤禩的院子里赖着不走。


“八哥,你知道吗?我真羡慕表妹,从今以后她可以和八哥朝夕相对,举案齐眉。”


胤禩和胤禟心知肚明彼此的情意,却只能在深宫里苦苦压抑,否则,行差踏错,万劫不复。胤禩没有回应,只哄着胤禟睡下,抵足而卧,一如小时候。一夜无眠。


胤禩大婚当天,胤禟早早就去了,挂着一张玩世不恭的笑脸,口上说着恭喜,却一杯一杯的灌着酒。不大的少年,很快就不胜酒力。眼前的红那么刺眼,胤禟只想伸手拽住八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进了洞房。


一声“八嫂”,用尽了力气。从那之后,胤禟府中就再也没少过美人歌姬,却再没有那万一的心动。


————————————————
欲买桂花重做酒,终不似,少年游


朝堂上尔虞我诈,夺嫡之争逐渐展开,终是让这些少年彻底成熟起来。胤禩开始在朝堂上崭露头角,而在宗室中也逐渐有了好人缘。至于胤禟,毫不犹豫的收敛了光芒,全力支持胤禩。他胤禩缺什么,胤禟就去做什么。胤禟爱银子,偷偷叫门人盘了铺子做生意,也拉得老十老十四一起,抱成一团。


胤禟想,大概若是八哥想要,他都会竭力双手奉上的吧。谁也没提少年朦胧的年月朦胧的诺言,也不必提,自是懂得彼此的。只是终究夹杂了太多的利益纠葛,有时候,连胤禟都有些怀疑,这真是他们想要的吗……


不过不管如此,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就会一直走下去,至死不悔。


————————————————
我是你的唇亡齿寒,你是我的生死相随


或许是一开始他们就走错了路,“八爷党”终于是被他们的阿玛判了死刑。胤禟不知该是什么心情,但他太了解胤禩了。他绝对不允许八哥出什么事情,身揣毒药以命相威胁君父,他赌赢了,八哥没什么事,虽然失了爵位,亦或者是后来停了俸银俸米,总归还有机会。


他不曾放弃过,他也不曾。两个人都清楚对方的选择,他不能输,也输不起。


唇亡齿寒,生死相随,不是一句空话。胤禟恨某个兄弟撇清关系,落井下石,也恼有的兄弟趁虚而入,只是他不能放松,也不能冲动,因为他还有八哥,为了八哥,他都能忍,也什么都能做。他们的命运,早就在幼时御花园初见之时,就绑在了一起,牵牵绊绊,不能分开。


————————————————
我心知肚明,此生再无相见之时


胤禟奉诏离京的时候,胤禩去送了十里又十里。终是不得再走一步。


“九弟,此去万事当心,切莫任性妄为,八哥在京中斡旋,定然保得我们平安无事。”


风沙太大,吹红了两个人的眼角。只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会回来吗?”


“会的。”


扬鞭策马疾驰,却止不住泪水肆意。还会再见吗?如今这情景,怕是……生死未卜,前途堪忧,恐怕,今生再无相见之时了。


————————————————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


雍正四年八月廿五,塞思黑死于幽所;
雍正四年九月初八,阿其那死于宗人府。


今生无缘得见最后一面,但愿黄泉路上走得慢些,来世还在一起,死生不负。

评论

热度(16)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北冥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