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曹郭荀】建安列异传(四十五)

云山有美:

  【第四十五幕】


  


  曹操亲征刘备,大破其军,随后又以摧枯拉朽之势平定昌豨叛乱,暂时浇灭了东南郡县的叛灭念头。期间,袁绍本有大好的机会袭击许都,将曹操打个措手不及,但是因为他小儿子又病了,而袁绍又是个疼子的好父亲,放弃了这次大好机会,让曹操能从容率军赶回官渡备战。袁绍的拖延给了曹操喘气的时间,避免了两边作战,南北不得兼顾的劣势。


  


  荀彧拿到战报挺高兴的,以为曹操应该会马上赴官渡,没想到有吏者相告说司空先回了许都,改令荀攸、贾诩先守官渡了。


  


  “司空受伤了吗?”战报里并未写司空是否受伤,荀彧倏地站起来赶往司空府。


  


  吏者边追边答,“令君勿忧,是司空旧疾犯了,头风疼得厉害,暂时回许都稍作调养。”


  


  荀彧还是马不停蹄地奔到司空府,忧心忡忡地迈入曹操卧房,只见他周围围着一群太医奴婢,一时间瞧不清正主躺在榻上是何光景。


  


  郭嘉悄悄挨到荀彧身旁,小心安慰道:“司空已经好多了,文若放宽心……”


  


  听说曹操当时是率军回官渡的路上,他突然捂额抽搐不已,撕心裂肺地惨叫了一声后人直挺挺地往马下倒。郭嘉先觉察出不对劲,紧跟在曹操身侧,第一时间扶住了他,才没有坠马受伤。


  


  主帅昏倒,众人不得已停军休息了一会。但不太妙的是,曹操的头风痛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官渡正处于剑拔弩张的关键时刻,不能没有人坐镇指挥。


  


  荀攸提议道:“不然先回许都治治病。现在路上的药材也缺,军医看样子也不行,总归不如许都条件好。再说,病拖久了不是个事……”


  


  曹操一开始不准,坚持道:“老毛病,我撑一撑就好了。继续出发,谁都别劝!”


  


  于是又赶了一日一夜的路,曹操骑不了马只能躺在马车里。军医试了不少法子缓解头风之症,效果皆不显著,气得曹操差点动刀子杀人了。


  


  郭嘉死死摁下他的刀,使了个眼色让吓得软了腿的军医和仆从赶紧退下。营帐只余他们两个人后,郭嘉才不客气地劈脸骂道:“你横啊,继续横啊……刀子对着自己人捅算什么将军!”


  


  曹操很久没被人指面骂过,有点不习惯,傻傻地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还口,这一打岔头风反倒不那么痛了。说起来郭嘉救过他好几次了,跟在身边那么多年,公事上真没半点对不住他的地方。想到这里曹操顿时泄了气,弱声辩解道:“谁说孤要杀人了,气话你懂么……”


  


  郭嘉没继续纠缠是不是气话,把搁在案上的药仔细端到曹操手上,道:“喝药吧,少发脾气多休息,我们行程已经慢了一日了。”


  


  曹操乖乖地喝完药,头还是疼,却没方才那般惹他暴躁了,有点不好意思面对郭嘉,叹道:“是我延误了军机……”


  


  郭嘉呵呵笑了,“哪来的军机,袁绍小儿子又病了,他愁着当他的好父亲,没空理你呢。”


  


  曹操注意力分散后,心情好了很多,跟着笑了,“运气这么好?看样子老天对我不薄。”既然心情渐好,肚子饿就被注意到了,他急忙问:“文若那个枣豆糕还有吗?忽然嘴馋想吃点。”


  


  郭嘉摇摇头,把空药碗搁回案上,道:“早吃完了。你要喜欢,打完仗让文若再做些呗。现在要觉得饿,我让人做点易消化的粥来怎么样?”


  


  “那不是淡出个鸟来,没滋没味的不想吃。”曹操大概因为病着,有点儿闹脾气,就喜欢吃那些寻不到的东西。


  


  郭嘉抓抓头,眯眼道:“公达偷偷藏了好多坚果,半夜里我听见他暗暗躲在角落里啃。要不,我帮你弄点过来?”


  


  曹操哑然失笑,他还不至于幼稚到跟他的军师抢零嘴吃的地步。荀攸就那点爱好,何必无故夺走他的心头好呢。奉孝你尽出些馊主意……不过郭嘉难得这么替自己着想也不能打击他,只得搪塞了个理由道:“坚果太硬了,没力气嚼,想吃甜的软的……”


  


  郭嘉为难了,曹操真是有一出想一出,他自己吧虽然也藏着点零嘴,那是出发前荀彧为他打包的整整一大盒子蜜饯。又怕他贪嘴特意分了小袋装,每袋写上一个编号,一日一袋不准多吃。


  


  郭嘉很无语,他又不是傻的,你不让我多吃我就真的这么乖不多吃了吗?当天就拆了三袋吃完了,结果第二天遭了现世报有点消化不良胃痛了,于是他一直没敢再乱吃了。


  


  现在看曹操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怪可怜的。郭嘉动了恻隐之心,勉为其难地把私藏的蜜饯掏出来分给曹操一袋。


  


  看着手中的一袋蜜饯,曹操觉得眼熟,那晚他在荀彧房里见过这种包装好的布袋子。他没敢信郭嘉真把它拿出来了,心里有点儿小感动。这叫什么,患难见真情呐……


  


  然后曹操喜滋滋地尝了一块,真甜,比以往吃的都甜。低头想再拿一块,发现袋子里多了一只手,郭嘉也从里面拿了一块吃。他不经气闷道:“说好的这是分给我吃的呢?”


  


  “公平点,你吃一半,我吃一半。”


  


  曹操收回方才的小感动,脑袋又开始抽痛了,不是头风犯的那种痛,是被郭嘉的话噎的那种憋屈痛……


  


  荀彧等太医们忙活完了,房中闲杂奴婢都退出了才静静坐到榻边,端详着昏睡中的曹操。大概是真疼了不少日子,并且没睡过几回安稳觉,眼睛下有半圈青青的阴影,显得整个人憔悴不堪。


  


  “听说张机张仲景医术高超,司空府已经派人接他来许都的路上了,不日即到。司空不会有事的,文若……”


  


  郭嘉挨在荀彧腿边坐下,也不管地板凉不凉。荀彧低头瞧见郭嘉乱乱的头发,想必这一路上他看护曹操颇为辛苦。“这些日子累坏奉孝了吧……你的头发都乱糟糟的了,快下去好好梳洗休息吧。”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温柔捋顺郭嘉的发丝。


  


  郭嘉仰视着荀彧,把头枕在他膝上,没头没脑来了句:“蜜饯很好吃,下次还要带。”


  


  “怎么吃这么快?你又贪嘴了?”荀彧无奈地责怪道。


  


  郭嘉撅撅嘴,闷闷道:“一半都是你的那个曹孟德吃的。他说吃甜的头就不那么痛了。”


  


  荀彧轻轻笑了,柔声道歉,“那是我错怪奉孝了。”


  


  过了片刻,荀彧听到膝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原来是郭嘉安安静静地睡过去了。榻上的曹操虽然睡着,但眉头锁得死死的,似是很痛苦。他小心地腾出一只手摸上曹操额头,试图抚平这紧锁的眉头。


  


  昏睡中的曹操只觉得额头清凉,鼻息间有熟悉而亲切的熏香味,他渐渐舒缓了眉头,疼痛也随之消减了。


  


  荀彧看着看着也犯了困,冬日烧着暖炉的房间,呆久了眼皮直打架。朦朦胧胧间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翘一翘的,晃得他有点重影。


  


  下一刻,他陡然打了个机灵,慌张把帷帐层层放下,将曹操睁眼所及处的景物全阻隔开来。然后一把揪住郭嘉睡得太舒服而不小心露出来的蛇尾巴。


  


  荀彧轻轻拍了拍郭嘉的脸,小心翼翼地唤道:“奉孝醒醒,快把你的尾巴收一收……”


  


  郭嘉换了边脸继续趴着瞧。荀彧慢慢跪在地上,生怕动作太大惊醒曹操。因为郭嘉半人半蛇的模样实在不好抱,他只得悄悄环住郭嘉上身拖着走,把人转移到小隔间的休憩处。


  


  荀彧随便找了条锦被盖在郭嘉的蛇尾巴上,双手揉着郭嘉的脸在他耳边低声骂道:“奉孝!奉孝快醒过来,再睡……再睡剪奉孝的尾巴了!”


  


  郭嘉被几番折腾后终于睁开眼,见荀彧的脸贴得那么近,蹭上去啵了一口。


  


  荀彧惊得松开手,郭嘉咚地一声摔在地上,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左右张望情况。曹操的声音从远处帷帐中传来,飘飘渺渺的,“什么东西摔了?”


  


  “奉孝不小心滑了一跤,没事的,你接着睡吧……”荀彧回答完曹操的问话,转头瞪着郭嘉道:“还不把衣服理一理,平常挺机警的,怎么今天犯了浑?”


  


  “好久没睡饱觉了……”郭嘉嘀咕着,那些天曹操疼得打滚,不轻易让人靠近。他就旁边陪着聊聊天,聊荀彧从前的事,曹操果然缓和了不少。其实郭嘉没敢说的是,他偷偷用妖力试着疏通穴位,帮曹操缓解头风之症,不过效果不大,也就好一时马上又控制不住了,可见人与妖相差很大。难怪荀彧不准他乱用妖力对付凡人,万一出岔子不好收拾。


  


  “那你赶紧回你的房间睡……”荀彧笑着轰走了郭嘉。


  


  过了两日,张机到达许都为司空府拔开了沉积多日的阴霾。曹操的头风是一天天地好起来,不过头风渐好了,别的坏情况又出来了。


  


  袁绍让陈琳写了篇檄文到处散发,个个郡县收到后都乱了套。曹操治下的拥有自由身的民众在袁绍的影响下纷纷往北迁移,人口大量流失,眼看春耕无人播种,等于扼杀了曹操征战的有生力量。更重要的是袁绍老家汝南郡黄巾军余众纷纷响应檄文所声讨的,公开反对曹操。


  


  曹操躺在榻上命人把那檄文呈上来,见没人敢动作,对郭嘉道:“奉孝帮我把那檄文拿过来。”


  


  郭嘉望天劝道:“写得有点精彩,司空你得先喘两口气再看。”


  


  曹操问:“这是何故?”


  


  郭嘉道:“怕你看了之后没机会喘了……”


  


  坐一旁的荀彧出声打断道:“胡闹。”


  


  曹操深呼吸道:“孤是那么容易被气到的人吗?”说完一把夺过郭嘉手里的檄文,认真阅读起来。


  


  结果嘛……自然如郭嘉所料,曹操气得一时喘不过气,身一歪栽倒在榻上。众人一阵手忙脚乱,赶急请张机过来诊脉。过了半日,曹操醒过来了,带来意外之喜是没想到头风不治而愈了。


  


  郭嘉默默心忖,学到了一招……



评论

热度(54)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雲山有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