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蟹黄拌饭:

CP:明诚x明楼 明台x王天风。 [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点击听歌)


(本帐号内一切内容lofter内可自由转载,但是最好不要拉列表做推荐了,我会很不安,就让我成为你的私人收藏好不好qwq)




7


明诚不是没交过女朋友,就像大部分男生一样,在读高中的时候,即使他心思没在这里,也难免不对“女孩子”这个生物有一点点好奇。明诚也有过飞扬的青春期,虽然很短暂,他隐隐知道,自己想要考上大学——尽管根据他所在的学校和班级的水平来看,有一半的人注定会落榜,而他的成绩远远不算优秀,据他的养母所说,他也不够聪明。所以那个女孩出现的时候,明诚一整个措不及防。他首先想到的是:他拮据得连一个子儿也拿不出来,也不可能有多余的时间去赚钱。所以他不可以照顾一个女生。


他还不够好。


其次他想起了自己的家庭——如果那还算家庭的话。


说来惭愧,对于养母给他的一切,他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只有不甘和恨意。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时常折磨着他可怜的良心。他常常在深夜里靠自我鞭挞来学习如何感恩:如果没有养母,说不定他现在会活得更凄惨,甚至不能读高中。他靠着这些自我安慰忍气吞声地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难熬的日夜。


实际上不是养母供明诚读的高中,他家里的情况帮他减免了绝大部分的学费,剩下的,他在养母老板的店里赚钱偿还。


养母在一个饭店周老板家里做阿姨,做饭和打扫卫生。明诚给他帮忙也顺理成章,物尽其用在那个小商人这里也用到了极致,周末和节假日明诚从来没有机会享受,他帮忙收银或者洗碗。便宜好用,听话还不嫌累。比他们请来的大部分外地工人要省心得多。明诚想,要不是老板的妻子帮忙说话,高中录取通知书他都不会见到。


所以……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明诚拒绝了那份感情,他对着一个一米六的小姑娘像电视里的角色那样鞠躬。我不配。明诚在心里说完后半句话。


那些粉色的、甜蜜的礼物,那些来自少女的关心与温柔。他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幸福,只有恐惧和压力。


此刻,这些感觉又在重新提醒他,如此的不合时宜又如此现实。他捧着碗,明台狼吞虎咽夸赞他的厨艺——只是对着食谱瞎弄,明楼咬着筷子冲他一笑。


只是陪在身边就满足了?明台那个问题让他有了更不可思议的奢望。想付出一份感情,想得到一份感情,想正常一点,想像普通人一样,想拥有更多,想碰触你——


“想什么呢?”明楼问。


“我在想……”明诚回过神来,回答,“这菜是不是有点咸?我也是第一次做,拿不准。”


“是吗?”明台夹了一口,细细地尝,“是有点咸。”


“我觉得挺好,”明楼回答,末了说明台,“你会吃什么。”还用筷子指他,“咸了喝水。”


明台不服气地对着饭碗嘀嘀咕咕:“简直发齁……”


 


晚上睡觉前明诚趴在床上看教科书。


搁在平时他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也许会刷刷网页,看看游戏或者篮球的什么咨询,随便打发时间。可是学长这就莫名有这样一种学习的氛围,明台在餐桌上说一点对时政的看法,明楼会认真地听,然后指出一些片面的地方。出乎意料的让人不会有厌烦感。


也许是觉察出自己在知识上的不足,课本也变得有意思了起来。他盖着被子,用手咬着手指关节,一点一点地看例题,包括一些注解他也没有错过。


明楼洗完澡进房间,他抬头看一眼,叫:“学长。”


明楼一边把头发拢在脑后,露出自己的额头,一边说:“学习呢?”


“对,给划了范围,过两天考试,随便看看。”


“什么叫随便看看。”明楼拿了眼镜,走到床边坐下来,一面戴上眼镜一面把浴巾搭在脑袋上——看上去有点滑稽,低头看他厚厚的课本,翻过来看了一眼封面,“这是你们李主任编的教科书吧?”


“对。”明诚说,“其实不算专业课。”


“李主任的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在专业内都算优秀,好好学,虽然还是本科知识,但是能对知识架构提供点帮助,毕业论文方向定了吗?要是没定,李主任近年也带本科毕业生,如果他做你的导师,是非常好的。”


明诚听着这一串,点着头,他当然知道李主任在他们专业的地位,他这种水平的学生哪儿能被他亲自指导。


“好像是随机分配导师。”他说。


“如果题目不错,也能自己去申请。”明楼擦着脑袋上的水,打一个哈欠,“也许我能帮你说两句话……”


“嗯……”明诚撑着脑袋,露出一个笑来。


明楼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他伸手摸了一下明诚的前额:“哟,你这脸色不太对啊。”


“啊?”明诚自己摸一摸,“没有啊。”


“来,躺好。”明楼收了他的课本,“脸颊怎么这么红,怕是发烧了。”


明诚将信将疑地躺下,明楼把手掌重新贴在他的额头上,感受了好多秒,下了结论:“是有点烧。”


最后还是测了一下,将近38度,是他认为可以忽视的低烧。他曾经顶着高烧在冬天挤公交给周老板的儿子送御寒的衣物,也不是照样好好的。


“你这孩子。怎么自己生病了自己没有感觉?”明楼责备地说,“这么迟钝啊?”


“我不难受呀……”明诚觉得格外清醒,似乎五感都因为热度变得灵敏了。也许是不太明亮的落地灯给了他极高的安全感,也许是明楼(至少是看上去的)毫无保留给了他勇气,他荒唐地撒娇,就好像一切已经属于他,“我只是想喝水,学长能帮我倒一杯吗?”


明楼的眉心习惯性地皱在一起,这让他看着比别人要聪明。“好。”明楼说,“顺便吃点药吧,不能严重了。”


明诚精神抖擞地躺在床上,听明楼的脚步声,没多久对方回来了,他像个傻子一样地笑起来,也许带着几分谄媚了,明诚不知道,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


“坏了,烧傻了。”明楼看他这样,还是用那副好哥哥的口气说话,的的确确是实打实的温暖。


“这要是你家里人知道了,还不得怪我把你冻病了。”


只是后面这句话才让人如坠冰窟。


明诚回过神来,收起自己的笑,手脚再次不知道如何舒展和摆放,他低着头,匆忙接过一粒药,就着水一口咽下,飞快地钻进被子里。


“怎么了?”明楼看这小子情绪大起大落,觉得有趣。


“没什么,”明诚说,在心里祈祷让明楼快走,“学长去睡吧。”


“……那好,那我把杯子放这儿,晚上渴了自己喝,当心别碰倒了。”明楼轻轻地把玻璃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离开了。


 


一直到后半夜,明诚才觉得高烧难受了起来。他安静地辗转着出汗和发抖,整个人又冷又热。晕眩让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陌生的天花板和四周陌生的摆设加重了这种不安,他闭着眼睛,却能看到眼前斑斓的火光。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他才有力气爬起来喝口水。


黑暗中的一切都沉默着,他恍惚着看到水杯,尽力去抓。因为对距离的估算错误,他意料之中地碰翻了杯子,但是出于吵醒明楼的恐惧,他凭着身手矫健一把抓住了那只注定会滚落的玻璃杯。可是水就没那么幸运了,一滴不漏地全浇在了地上。


明诚的第一个想法是怎么喝到撒掉的这些水。


他摇了摇头甩掉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第二个想法理所应当地钻进来:不能让水这么泡着地板,不太好。


于是他挣扎着起来,四处看了看,干脆脱了自己的上身的T恤,折叠成小块,光着膀子跪在地上一丝不苟地擦地板。


 


明楼听到动静醒来看到这一场景,一时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缓了好几秒,他才确定这不是梦:他带回来的这孩子,真的在大半夜给他擦地板。


当他是什么?灰姑娘的邪恶继母吗?


“你干什么呢?”明楼赤脚下地,想起明诚有点发烧,一门心思想着让这孩子别再冻着了。


“啊?”明诚恍恍惚惚地抬头,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像饥饿的小狼崽,“我……”


“你什么你,怎么不穿衣服?还不快起来……”


明楼话没说完,脚下踩到湿滑的液体,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失去平衡猛地歪倒下去。只见明诚用难以理解的敏捷,向前一步一把托住了他,由于重力,两人还是一起摔在了地上。


明楼摔得惨烈一点——毕竟明诚这一扶不算十分有力。伸手碰到明诚赤裸的肩膀,明楼才感受到这不同寻常的温度。他想起身,但是被明诚结结实实地压着,纹丝不动。


“来,让我起来。”明楼说着,用手去找明诚的额头,“这烧得太厉害了……”


明诚依然没有动,他自上而下看着明楼的脸,烈火在心里和脑子里燃烧,他伸出自己冰冷的手指,摸明楼的脖子,直到对方因为寒冷瑟缩了一下。


他吞咽着自己的唾沫,干裂的唇呼出更滚烫的气息。


“我……”


“你怎么?”明楼用询问的眼睛看他,充满信任和关切。


明诚的心脏一阵收紧,他鼻腔发酸,尽是让委屈爬上顶峰。


“……我渴了。”


他说完,寻着身体本能低下头去,径直吻住了明楼那微张的唇瓣。


滚烫的身体沉下去,明诚闭上眼睛,抛开混沌的大脑和酸痛的四肢,他用舌头汲取渴望中的一丝微凉的气息。就像沙漠中绝望的人在走向唯一的水源。


他的手顺着对方温热的脖颈向上,绕到脑后,让柔软的发丝穿过他的指缝,他更加用力吮吸和索取,柔软和湿热包围着他。还不够,还不够……直到他听到一声暧昧的呻吟。


咣!


明诚彻底清醒了过来,他像拧断了发条的铁片玩具一样僵在原地,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他这才看清了明楼充满惊讶的眼睛,以及气息混乱不解又潮红的脸。


一瞬间,千万种未来的可能性涌入他的大脑。他干了什么?他在干什么?


“学长……”他张口,极度沙哑的嗓音让他自己也大吃一惊。


该死,完蛋了,他要死了,他最好应该咬舌自尽。恐惧的大手像扼住一只鸡崽一样控制了他,他无法呼吸了。


于是,在一切变得更糟之前,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第一次拯救了他。


明诚两眼一黑,面朝下倒了下去。


 



评论

热度(268)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