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同志疑云【玄桂衍生,看清cp注意避让/康熙X曹寅】

SAUCE沙司:


    先看曹寅和康熙的一次信笺来往节选,我感觉写得挺直白的,应该都能看懂,就不再翻译重复了,提到了十八阿哥病死和废太子两件事。


    曹寅:“…臣于本月二十二日得邸报闻十八阿哥薨逝,续又闻异常之变(废太子胤礽一事),臣身系家奴,即宜星驰北赴,诚恐动骇耳目,反致不便…”


    玄烨:“…自十八阿哥患病以来,朕冀其痊愈,昼夜疗治,今又变症,谅已无济…朕承太祖、太宗、世祖弘业,四十八年于兹,兢兢业业,轸恤臣工,惠养百姓,惟以治安天下为务。今观胤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难出诸口。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若以此不孝不仁之人为君,其如祖业何。太祖、大宗、世祖之缔造勤劳与朕治平之天下,断不可以付此人。俟回京昭告于天地宗庙,将胤礽废斥…”


     曹寅:“…臣闻谕之下,不胜痛苦垂涕。窃念臣自黄口无知,蒙皇上豢养至今,特拔专司重任,上至祖父,下至妻孥,虽肝脑涂地。莫可报答高厚于万一。今复荷谕旨,抚恤周详,至于如此之极,臣不知何以遭逢若斯……”


关于为什么废太子,常规的说法是:


     康熙四十七年在巡幸期间,发生了几件事,促使康熙帝与皇太子矛盾激化: 


(1)别的皇子向他打小报告,说太子暴戾不仁,肆意殴打诸王贝勒,截留贡品,放纵属下贪污勒索。最重要的是,他不满皇太子的越位处事,认为 “欲分朕威柄,以恣其行事也。”  


(2)7岁的皇十八子胤祄患了急症,康熙帝十分焦虑,皇太子却无动于衷。这让他想起十多年前乌兰布通之战前夕,自己途中生病,胤礽到行宫请安,没有忧戚之意,也没有良言宽慰。


(3)返京途中,康熙帝发现皇太子夜晚靠近他的帐篷,从缝隙向里面窥视,怀疑皇太子可能要“弑逆”。而且太子与索额图之子等人结党自立,也加重了康熙的怀疑。


     九月初四日,康熙帝在布尔哈苏台行宫, 召集众人,命皇太子胤礽跪下,痛哭流涕着数落胤礽的罪行。当时老皇帝因为太过痛苦以至于扑到在地,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帝王威仪。  


    康熙为了政治上的需要,不得不废斥皇太子。但废斥之后,又很难过,愤恨、失望、惋惜、怜爱,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还梦见死去的孝庄太后和原配皇后责备他,对诸臣谈起此事,“涕泣不已”。 


     九月十六日,康熙回到北京康熙亲撰告祭文,于十八日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将废皇太子幽禁咸安宫,二十四日,颁诏天下。之后皇八子胤禩准备刺杀废太子,十月初二日,康熙将企图助胤禩刺杀胤礽的张明德凌迟处死。


    胤礽从小备受宠爱,个性很强,在囚禁期间出现了精神问题,疯掉了。“神志昏愦,病类风狂”


    第二年康熙将太子复位又再立。当时病情有所缓解“虽被镇魇,已渐痊可”


     康熙五十年,康熙帝南巡过程中闻奏,允礽与不正当人士接触,要不顾一切强行让康熙内禅,自己即位。圣祖听说后大怒,速归京师,皇帝与储君之间的矛盾,终于又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康熙决定再废皇太子。


    雍正二年胤礽在幽禁中去世,活了五十一岁。


 


    正经的说完了,说点不正经的。


    大家可能注意到康熙和曹寅的来往信件里讨论十八阿哥去世和废太子这两件事,他有一句话“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难出诸口。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在废太子诏书里也有一句话“乃胤礽同伊属下人等恣行乖戾,无所不至,令朕难于启齿。”


    这件事,康熙两次都没有明说,他明确表示自己说不出口。在私信里他透漏的信息多一点,用了“暴戾淫乱”一词,这事铁定是性方面的问题。难道太子强抢民女了吗?用不着吧……民间说法是,胤礽搞同性恋,而且很乱来。


    有一些网站上来就说,胤礽是有史料可查的清皇室同性恋的第一人,包括维基百科,但没明说是什么史料。


    我找到一个有记载的康熙上谕:“朕历览书史,时深警戒,从不令外间妇女出入宫掖,亦从不令狡好少年随侍左右,守身至洁,毫无瑕玷,见今关保、伍什俱在此,伊等自幼随侍朕躬,悉知朕之行事。今皇太子所行若此,朕实不胜愤懑,至今六日未尝安寝。”


    这就是明说胤礽出了生活作风问题。而且康熙特别提到自己没有让美貌少年服侍自己,洁身自好,这个思路基本也就暗示了太子是睡了男人了。据说1667年,康熙出征噶尔丹回来,得知太子某件事,十分震怒,下令把跟他有染的两个御厨、一个小童和一个茶店伙计处死。1702年康熙南征,胤礽染病留京期间再“恋”,康熙遂将他废立。


    我琢磨着,乱搞的问题肯定不是废太子的原因,但康熙不断提到这事,可见他也觉得问题严重了。往后看看,乾隆跟和珅有个妃子转世的传闻。咸丰帝招过当时的名伶同光十三绝之一的朱连芬(男旦)进圆明园服侍,大臣为此进谏,结果被革职。同治帝载淳,在十八岁时曾假扮富商,微服出宫,在一个酒店中认识了一个从河南来的书生,两人发生了性关系,同治并自愿为妇(帝王受!)。以后他们俩还在大街上手拉手招摇过市。后来此事传入宫中,宫中立即派御林军保驾回宫。而那个书生也慌忙回乡,从此不敢再进京会试了,不知道同治是不是因为这个传染上的性病。


    以前只知道汉朝的老刘家双性恋同性恋出现频率高,现在看看,爱新觉罗家也不差嘛。


    曹家的情形已不可考,但是从红楼梦这部书中曹公对两性情感的描写还是可见一斑。


    书里有过同性恋行为者不少。第四回说那“年纪十八九岁,酷爱男风,不甚好女色”的冯渊,自看甄英莲一眼后,作风丕变,“立意买来作妾,设誓不近男色”


    第五十三回贾珍气骂管理家庙的贾芹:“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
    薛蟠是标准的同性恋者。他虽然霸占了美貌的香菱,但是很快就腻了。第四十七回描写十分透彻,薛蟠误认为柳湘莲为风月子弟,极尽与其相交,结果遭到柳二爷暴打。贾珍知道这个事以后说:他须得吃个亏才好。从此看,薛蟠的同性恋别人也都是知道的。另外在第九回写到薛蟠知道学堂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动了龙阳之兴,则更为直白。“被他哄上手了”的,为数不少,包括金荣、香怜、玉爱等人。香怜、玉爱是“生得妩媚风流”“两个多情的小学生”的外号。


    贾琏的同性恋行为,见于第二十一回:“那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十分难熬,只得暂将小厮内清俊的选来出火。”又说他:“内惧娇妻,外惧娈宠。”


    第九回说贾蔷“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生得风流俊俏,和贾蓉“最相亲厚,常共起居”,遭下人诟谤,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于是让他自立门户。


    秦钟是宝玉第一位同性恋伴侣。第九回说:“二人同来同往,同起同坐,愈加亲密”,一个“腼腆温柔,未语先红”,一个“性情体贴,话语缠绵”,又因香怜、玉爱的加入,导致顽童争风吃醋大闹书房,事后金荣曾说:“他素日又和宝玉鬼鬼祟祟的,只当人家都是瞎子,看不见。”


    第十五回两人有段暖昧的对话:“秦钟笑道:‘好哥哥,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儿睡下,咱们再细细的算账。’”语带玄机。第十七回秦钟死后,“宝玉痛哭不止,……日日感悼,思念不已”。宝玉事隔一年还惦着给秦钟上坟。


    据说这段故事从最初《风月宝鉴》到现在的《红楼梦》已经经过大幅度删减,如果真想我推演的那样,此书初稿为曹寅所作,他到底想写个什么事呢?


    北静王世荣(或作水溶)与宝玉可谓神交久矣,一个听说对方“衔玉而诞”,“久欲得一见为快”;一个素仰对方“才貌俱全,风流跌宕”,“每思相会”。他们正式见面是在书中第十五回,宝玉看北静王“面如美玉,目似明星”,北静王看宝玉则是“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彼此互有好感,北静王“携手问宝玉几岁,现读何书”,还对贾政说:“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邸”,随手将一串御赐鹡鸰香念珠送给宝玉。(莫不是小玄子的念珠啊?)


    第二十四回,写宝玉“一早便往北静王府里去了”,“这日晚上,却从北静王府里回来,见过贾母、王夫人等,回到园内,换了衣服,正要洗澡……”有人认为这是他仍有过同性恋行为的明证,即便不然,至少亦证明宝玉的确从早到晚整天待在北静王身边。


    蒋玉菡,艺名琪官,原是忠顺亲王府专宠的戏班演员,擅唱小旦,他与贾宝玉初会于冯紫英家,第二十八回说“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说起话来,并送他一个玉诀扇坠,蒋玉菡则“撩衣将系小衣儿的一条大红汗巾解了下来,递与宝玉”,说是“昨日北静王给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


    曹公笔下的贾宝玉,带有些许纨裤子弟的气息,确曾有过同性恋的行止,这是不容置疑的,但他的所作所为,却与薛蟠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宝玉的同性恋则无一不是由真情出发。宝玉交往的对象,从秦钟、柳湘莲,到北静王、蒋玉菡,个个风流倜傥,重情重义,而且彼此概以真心相对待,不“以淫乐悦己”,这种发诸真情的同性之恋,已经超越了一般正常的友谊。


    曹公书中也有对女同性恋者的描写, 贾家家里养的一对女戏子菂官和藕官“他们那里是友谊?他竟是疯傻的想头,说他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每日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


     曹寅酷爱戏剧,他也曾在家中购置戏班,自己写剧本排演戏曲,这段对女同志是描写不知是否来自于他的生活观察。


    说了这些,其实也无法证明什么,我当然不能直接说两个家族的当事人都有潜在同志基因,现代科学也没证明过同性恋会遗传,但大致上可以有个模糊的感知。你们懂的。

评论

热度(3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
  2. 月观云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
    唔,原来小玄子喜欢搞精神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