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白道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

4.






康熙记忆中,关外就是大清龙兴之地,山川辽阔,人丁稀少,长白山以北,黑龙江漠河附近更是少有人至,这鹿鼎山要不是有先祖的地图,也是隐藏在终年白茫茫的群山之中,不好寻找的。但此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吃惊。他们从碎玉城出来,朝东北行了半日,只见白浪翻涌的大江之上横贯着一条通身雪白的桥梁,桥面宽阔,可容四辆马车并行,两岸通行往来,甚是热闹。康熙一望便知这桥无论是设计还是建造都花了大心思,转头对身边的韦小宝笑道:“这桥可花了不少银子吧,韦大人真是破费了。”韦小宝突然捂住胸口,哎呀一声弯腰抱住马颈,康熙伸手扶他 ,见他抬起头,愁眉苦脸道:“这,说起来真有点肉疼。”康熙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小宝盯着他,也弯起眼梢,说道:“不过见到皇上喜欢,那也有些值得了。”康熙笑完,拍着他的肩说道:“既然如此,你这钱从何而来,我就不问了。”韦小宝嘿嘿的赔笑,康熙童心忽起,高声叫到:“看谁先到对岸!”一拉缰绳,马儿前蹄腾空,嘶鸣着抢先朝大桥跑去。


他二人并辔驰骋,多隆带人乖觉的拉马紧随,但就跟在他俩身后不远处,也不太过靠近。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皇帝的安危,并不是玩忽职守,而是因为这里是韦小宝的地盘。多隆之前来过几次已经早就领教,不说别的,单是这座桥两侧把守的兵士各个都身负神龙教上乘武功,还有苏荃亲传的狠厉杀招。山上的原本都有武功根基,他们多数是背负着不愿说出口的往事的避世之人,韦小宝当日广撒英雄帖召集他们前来,上宾礼遇,只要肯留在鹿鼎山,那银子和面子都是大把,还自有人送去家乡,照顾他们的亲人。原本神龙教的残余分散在各地,慕教主夫人之名又在此聚集,苏荃把他们调教的服服帖帖,调度有素。而山上显贵更多,他们或是家世显赫,或是身价惊人,来此处豪赌散心,无不携带数量惊人的私人侍卫,也是各个内功深厚,身怀绝技,多隆就曾见过其中一位客人的手下随手投出雪球击落山岭上低飞的苍鹰。这些人各自警醒,等于为韦小宝的山庄增添了重重防卫,在这里动韦小宝的人,说不定比在紫禁城行刺还要难上几分。他见他二人跑到桥头停了下来,忙示意其他人也站住,给他俩留下说话的空间。


康熙知道韦小宝的本事,他从小武功大概能和自己战个平手,多数时候还在下风,但偶尔也能有那么一招半式胜过自己,唯独有件事,他是不及自己万一,那就是骑术。满洲人从马背上兴起,每位皇室子弟都精通骑射,康熙自然也是各种高手。韦小宝仗着有点轻功根基,上马下马显得潇洒俊逸,真说道御马飞奔,他可远远不是康熙的对手。是以康熙虽然喊了看谁先到,却一直控制着马儿,不要超过他太多。碎玉城的马都擅长在林海雪原奔跑,特地为雪地准备的雪掌在冰雪上奔行无阻,他稍微侧目,就看到韦小宝也勉强跟在自己身边,没有太过落后。大江虽宽,转眼也到了对岸。康熙领先他一个马鼻,缰绳一紧,马儿稳稳站住,他转头笑着说:“韦庄主,承让了。”


这些江湖称呼,他倒是第一次正经说出口,顿时感觉比叫什么大人主子奴才的有趣,韦小宝在他身边停下,他在山里这几年,骑术早已精进,碎玉城的马又有名家指点驯养,匹匹都是神骏,其实刚刚要是努力,也能赢过小皇帝。只是他一想小皇帝多半要让着自己,输赢其实也没什么的,就紧跟在他身后,直到最后才显得力有不逮,输了一点点而已。他听他叫自己庄主,倒是比赢了比赛还得意。


韦小宝心里总是存了念头,自己从开始的小太监,到后来的鹿鼎公,那都是小皇帝赏的,只有现在这碎玉山庄庄主,却是自己一点点营造出来的名头,那可比误打误撞的香主,或是油嘴滑舌换来的白龙使什么的厉害多了。他昂头挺胸,只觉得在小皇帝面前有了底气,豪气干云的拍着胸脯说道:“小玄子赢了,想要什么彩头,说吧。”


康熙看他那样不禁笑了出来,小宝见他一笑,也知道自己又说了傻话,他是皇帝,有什么彩头好向他讨的,这天下都是他的。他摸摸帽顶,笑道:“你看,我又糊涂了,小玄子什么都有,我的也都是小玄子的,哪有什么彩头能给你。”康熙笑着看着他,抬眼间见到岸边的高山,不禁啊的叫了出来。


“小宝,这……”康熙望着前方哑然,只见视线尽头是条通往山上的路,这路平坦宽阔,马车畅行无阻,在高耸的雪山上蜿蜒盘旋,好像一条白龙,龙头掩藏在山顶积雪和云海之间,不知尽头。“这还没修完呢。”韦小宝笑着说道,“山上还有一段没有修好,马车上不去,骑马还成。冬天太冷,让工人歇了,本还以为今年开春到夏天怎么也完工,到时候才禀报你,请你来玩,但你现在来了,就先到山里看看。”康熙看着他,问道:“你打算禀报我的?”韦小宝的笑藏在狐皮领口,脸颊被风吹的通红,猛点头道:“当然啊,要不岂不是又欺君。”康熙听他说了个“又”,就像触到了心中藏的好好的伤口,皱了眉毛,韦小宝接着说:“所以小桂子将功赎罪,怎么也要整治的这鹿鼎山万全,才不辜负你的一番苦心。”康熙板着脸说道:“谁一番苦心了,而且你在我大清龙脉上动土,还说是保护这鹿鼎山万全?”韦小宝得意的笑着,凑近他的耳朵,康熙只觉得他的嘴唇冰冷,触在耳廓,听他轻声说道:“谁说这是鹿鼎山了?”


在雪山上修路更是比在其他地方艰难,康熙策马在这条坦途上骑行,深知这条路多半寸寸是真金白银,更别说耗费多少人工心血,偶尔转头看看韦小宝,这人却冻的眼珠都僵了,连个得意洋洋的表情都做不出来。康熙想到他在这山里住了三年,年年都是如此,心里涌上些不忍,但一想到他和多隆等人在那碎玉山庄煮酒听歌,赌钱作乐,他那一半不忍里又添上了一半气恼。他一夹马腹,纵马快奔,韦小宝急忙跟上,多隆等人也紧随其后。


山腰上依山而建一座更大的庄园,韦小宝搓着脸,终于开口说话道:“到,到了。小玄子……”说话间庄园里涌出两队服制整齐的仆役,从步伐就看出身手不凡,他们拉开大门,在韦小宝和康熙面前躬身行礼:“恭迎主子回家。”


韦小宝挽着小皇帝的手臂进屋,有人帮他们取下沾了雪的披风大氅,康熙一脚踏进大厅地面,只觉得暖意透靴而来,他转头看着韦小宝,他脸颊通红,不停的哈气,伸手接过下人递上的手炉抱住,哪里有个主子样了。但他察觉到他的眼光,也转过头看着他。康熙笑道:“这么怕冷,倒是想出了不少御寒的法子。”韦小宝挽着他朝里走,大堂里铺着光洁如镜的大理石,打磨的能倒映出人的影子,却步步温热,康熙一时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堂中放着树根做成的椅子,上面铺了厚厚的兽皮,树根盘枝虬结,古意盎然,倒是很和康熙心意。韦小宝拉着他在上面坐下,正好多隆等人熟门熟路的入内,仆役送上干爽的皮靴,他们在门口站着换过,才朝他们走过来。他知道他们有体己话要说,上前行礼道:“主子,我带人去后面检查马匹物资。”康熙点点头,多隆又看了韦小宝一眼,韦小宝忙说:“多大哥,你快带兄弟们去玩,老规矩,输了都算我的。”多隆朝他眨眨眼睛,竖了个拇指,转身走了。


韦小宝看着康熙道:“小玄子,我带你四处逛逛可好?”康熙也正纳闷,这大厅装饰古朴雅致,要不是置身雪山,还以为是那位学士名家的内堂,哪里像是什么赌场了,听他这样说,当然点头。小宝起身来拉他的手,这次倒是康熙的手更热些,他笑着反握住他,说:“走吧。”



评论

热度(33)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