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all王重阳/药重/all韩栋
蔺晨初心
无比迷恋武侠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颜狗也看演技
琅琊榜/伪装者/双毒/靳东角色水仙
all蔺晨/all明楼/all凌远/all靳东角色向
一人圈——张震×靳东(非rps向
最近吃台楼

天方夜谭 之 雪婆婆 【下】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

“小玄子,你倒是猜上一猜,是什么人拉住了我?”韦小宝得意道,像是知道他肯定猜不出,康熙笑道:“看你这样子,肯定不是双儿,苏菲亚,或是你们同行的任何人了。”韦小宝惊道:“正是,小玄子果然聪明。”康熙微笑道:“小桂子肚子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韦小宝抬手覆上他俩握在一起的手背,讲道:


 


韦小宝眯起眼睛,也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看身高不是公主,看袖口又不是双儿,他正纳闷,风势渐渐小了,眼前打着旋的雪片渐歇,白色散去,风雪中,他看到握着自己的是个年纪苍老的妇人。


那老妇人满头白发,脸色褶皱纵横,一看年纪不轻,穿着罗刹国妇女的衣装,身上披着灰色的大氅,看起来倒和方才漫山遍野的风色相似。韦小宝惊魂未定,但料想这老妇人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他嘴唇都要冻僵,结巴的用罗刹语和他说了声谢谢,一面朝四周打量,寻找其他人的踪迹。但见四顾茫茫,除了在灰白色的风雪中隐现的树木,哪里还有人迹。韦小宝懊恼自己没有顽强的赖在宫里不出来,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他朝那老妇人走近一步,问道:“见到其他人了吗?”那老妇人摇摇头,韦小宝只道她是住在山里的山民,丝毫未觉得异样,那老妇人张口呜哩哇啦的和他说了一长串句子,韦小宝的罗刹话原本就会那么几句,还要连说带比的才能搞懂,这老妇人开口的口音和公主等人完全不同,又不比划,他哪里听得懂,连连摆手说道:“听不懂,听不懂,我,中国小孩大人,我要找你们的公主。”他又比划又说,那老妇人好像还是不懂,就是拉着他,韦小宝看她手势,好像是让自己跟着她,心想反正在原地站着也是冻死,这老妇人看上去年纪怎么也有六七十岁,个子又矮小,料想不会比洪教主难应付,他就点点头,跟在她身后。


老妇人带着他朝山里走,一路风雪时大时小,韦小宝只觉得身在异域魔境,眼睛都睁不开,只能低着头,跟着前面老妇人在雪地留下的脚印前行。那老妇人的脚印也要用力才能看到,因为风雪太猛,她人老体轻,不像韦小宝每一步都深陷进及小腿肚子的雪里,只是在雪山留下寸许的印子,一阵风卷过,那脚印就淡了不少。韦小宝死死盯着她的脚印,一面注意听四周有没有双儿等人的呼声,但耳边风声如同狼嚎,哪还有其他声音。他们在山里艰难行走,感觉走了大半个时辰,只见两旁的林木愈发繁盛,那老妇人也没有停下的意思。而天色竟然也已经愈加阴沉,他们出来的时候才是清晨,阳光明媚,落在漫山白雪上更是耀眼生辉,即使进了山里也不该暗的这么快,可韦小宝只顾着拉着披风兜帽,眼睛盯着老妇人的脚印,竟然完全没有在意。


 


他讲到这里,抬眼看了看康熙,小皇帝望着他,正听得入神,见他抬头看自己,笑道:“怕什么,反正现在也平安回来了。”他说着舒展开腿脚,换了个姿势,韦小宝靠在他身边,后背是皇帝的龙椅,也舒展双腿,和他的并在一起。二人的手没有松开,他轻轻在他掌心里动了动,说道:“现在是平安了,但后来想想,真是很怕。”康熙歪头靠在他头上,两颗脑袋抵在一块,就好像很多话不用说出口对方就能听到。他嗯了一声,说道:“你在外流落那些日子,我也担心的紧。”韦小宝心里热流涌动,忙眨了眨眼睛,康熙没看到他的表情,问道:“你也是太过大意,那异族山里什么怪人没有,而且在那种雪山出现一个老妇人,本来就很奇怪,你倒好,还跟着她乱走,万一苏菲亚他们找你都找不到。”韦小宝连连点头,说:“是啊,小玄子你说的是,当时我真是冻傻了,心里又急,什么都没想到。”


他当时心里想了很多,只是都不能说给小皇帝听,康熙用手肘碰了他的肋下,催他继续。


 


韦小宝走的越久,只觉得脚趾头冻的都要麻木了,脚上极厚的熊皮靴子也不顶事,雪又深又是滞足,什么轻功也使不出来。他终于爆发一股怒气,站定就是破口大骂。这一骂滔滔不绝,扬州话夹着京片子滚滚而出,把苏菲亚那小贱货祖上的男男女女统统招呼了一遍。那老妇人也愣了,站住看着他,他骂起来没完,那老妇人渐渐变了脸色,上前抓他的胳膊。韦小宝下意识挥开她的手,一挥之下竟然连着袖子撕拉出一条大口子。他穿的是罗刹国产的皮袄,内里水貂毛裘,这远东地方所产的皮草极为厚实,即使遇到刀剑都能抵挡几下,而这老妇人一抓便撕裂,也让韦小宝着实吃了一惊。他定神一看,那老妇人的五根手指指尖深黑,如同鹰隼利爪,仍然牢牢的抓在自己手臂上。韦小宝这才有些害怕,抬头看那老妇人,只见她一双眼睛颜色浅的就像是方才的风雪,两个瞳孔针尖一样的盯在他身上。周遭的风雪也越发的狂烈,连着那老妇人瘦小干枯的身子,劈头盖脸的朝韦小宝压下来。


他吓的抬起手臂闭上眼睛,一时之间竟然顺势使出了苏荃当日传授的“美人三招”其中的一招“飞燕回翔”,那招数原就是为了对付双手被敌人制住,又有兵器架在脖颈上的危险境地,现在他深陷雪地,倒省了矮身的步骤。原本他有匕首护体,早就可以拿出来防身,但一来是他见那妇人苍老无力,没加什么提防,二是天寒地冻,他实在不愿意脱掉手套。这一下奇变陡生,韦小宝所有保命的招数都上了身,匕首射出之后,脚下也跟着按照神行百变的步伐跨出,那老妇人万钧之势压下来竟然扑了个空。韦小宝逃出她的第一招,心里骇然,这老妇人竟然有如此的功力,速度和力量显然连中原武林高手都不能匹敌,他脑中想过千万理由,到底为什么她要杀自己。


 


“莫非是罗刹国的逆党残余?”康熙听得心惊肉跳,只觉得握在一起的手心俱是湿滑一片,也不知道是谁出的冷汗。韦小宝用另一只手拍拍胸口,说道:“乖乖隆地洞,这次便是小玄子鸟生鱼汤,也猜不到了。”康熙好奇心大胜,佯怒道:“还不快说。”小宝一笑,道:“我正施展绝世轻功,在雪地上左奔右突,就盼着能甩掉她,在寻别的路下山……”康熙打断他道:“小桂子竟然想着逃跑,看来真是吓的不轻。”他毫不在意他说自己轻功绝世,反而觉得好笑,韦小宝道:“那是当然,主要这老妇人也不懂我天朝语言,我和她沟通不来,想哄她哄得放我一命也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康熙哈哈大笑道:“你这嘴上英雄,到了罗刹国,语言不通,还真是有些可惜。”小宝跟着笑,继续说道:


 


韦小宝在树林中踉跄奔行,神行百变和神爬百变也差不多,他心想九难师父要是见了,定要气的呕血,但此时小命要紧,顾不上潇洒俊逸,怎么跑的快能么来。他一面跑一面高声呼救,双儿,苏菲亚,什么死鸡什么法,总之能想起来的名字都叫了一遍,风夹着雪灌进他的嗓子眼睛,他也不回头看那老妇人是否还在身后,只是顾着发足狂奔。而那老妇人如同鬼魅,在雪地上滑行一般,就跟在他身边,几次伸手抓他,都被他堪堪闪过。韦小宝心里想着这次恐怕真的命丧罗刹国,说不出的抑郁,再加上风大雪紧,呼吸愈发的困难,他只跑的两眼发黑,就要倒下,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之后更多枪声响起,震天裂地一般。他抱头停住,身子往前一栽,双儿抢上前一步接住了他。


“相公!”他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又惊又喜,抬头一看,可不就是自己的宝贝双儿,韦小宝定睛望去,只见开枪的是苏菲亚的火枪队,他们的马匹俱在,正在举朝自己身后射击。硝烟散去,风雪也散去了,周围好像重见天日,苏菲亚从马上跳下朝他跑过来,韦小宝一肚子气,真想把她按在地上好好揍一顿,但她满脸凄切关心,再加上周围都是公主殿下的卫兵,这个仇他只好暂时记下,以后再算。


“还好,还好,谢谢主。”苏菲亚摸摸他的胸口,在自己胸前画着十字,说道。韦小宝心里啐了一口,暗骂道:主是谁,谢谢老子命大还差不多。苏菲亚抱住在他头上脸上他一顿亲吻,韦小宝见她眉花眼笑,更是生气,伸手推开她,苏菲亚也没怪他失礼,反而拉着他的手,三人上了车,这猎也打不成了,一行人回城而去。


路上苏菲亚一直盯着韦小宝,眼里含春,看的他心里发毛,心想这公主乱七八糟,不会是要在车上就行那事吧。他惊魂未定,哪有那个心情,忙问道:“公主殿下,刚刚山上那个老太婆是什么来历,是不是太后那边的人?”苏菲亚脸上现出惊惧的颜色,低声说道:“我们没见到什么老太婆,如果你见到的,那就是山上的妖精。”韦小宝一愣,心想你们罗刹国妖精可是真多,呵呵两声,道:“什么妖精,山精啊?”他心想论妖精你们罗刹国还能有我们大清朝的多,我们随便一座山上的妖精土地都比你们的厉害。苏菲亚压低声音说道:“那妖精叫雪婆婆,她原本是个美貌女人,但被惩罚变成老太婆的模样,她抖开披风,山里就降下风雪,必须吃最热的东西才能变回年轻美女的样子。”韦小宝听着直翻白眼,心道:你们这罗刹国竟是些冷食,就一个红菜汤还算热乎,要是来我大清,火锅烤肉,吃的你多老的老婆婆都变成大美人。


 


康熙听到这里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想的倒好,可别把外国的妖怪都招来。”韦小宝笑道:“没有,哪能呢,这罗刹妖怪仰慕我大清好皇帝,前来朝拜,倒也是有的。”康熙在他顶子上一弹,道:“你倒是讲完,这妖怪要吃的最热的东西是什么。”韦小宝收了笑容,只是盯着他看,康熙觉得纳闷,歪头问道:“怎么?”韦小宝忙道:“没有,我是在想,这妖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康熙笑道:“妖魅精怪,各朝各代都有传说,多半也是人见了异象,无法理解,就加上自己的猜测臆断,那罗刹国的的妖怪来也是这样。”韦小宝倒在他肩上,长叹道:“小玄子,你什么都看的这么通透,可真没意思的紧。”康熙笑着摸摸他的脑袋,说道:“你还是先说,那妖怪要吃什么,怎么就盯上了你。”韦小宝抬头望着他的眼睛,说道:“苏菲亚公主说,那妖怪必须吃最热,最烫的东西才能变回年轻的模样,而山里所有都是冷的,即使飞禽走兽的血也不足以融化魔咒,她只能吃一样东西。”他关子卖的十足,仔细欣赏小皇帝难得一见的着急的样子,终于开口说道:“……那就是一个人苦苦思念爱人的心。”


他说话的时候就盯着小皇帝的眼睛,见他听到这几个字,愣了一瞬,旋即眼中融化成一片春色,化成浓郁笑意,从眼梢流下来。“你小子讲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最后这句。”康熙笑着捏起他的下巴,斜睨着看他。韦小宝在他手指下嘟囔:“真的,苏菲亚还送了一本罗刹神话给我,只是我不认字,懒得读,小玄子要是不信,回头我给你送来。”康熙又凝望他一阵,忽然低头在他被自己捏的嘟起的嘴上极快的一触,轻声道:“我也想你。”









评论

热度(42)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